一路凡尘

第507章 未雨绸缪(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人太多, 晚饭还得出去吃, 柳川决定带着大家去孙剑锋请客的饭店, 那家饭店的菜不但味道好,还都带汤,适合柳长青和孙嫦娥这样上了年纪的人。乐文小说 章节更新最快

    可是, 孙嫦娥却说什么都不去,她晕车恶心还没完全好, 不能吃东西。

    当然, 大家都能看出来还有很重要的一条, 她想守着柳侠,柳侠这次真是把她给吓坏了。

    柳凌、柳茂、柳钰都争着要留下照顾柳侠, 争了半天,留下的却是柳岸。

    柳岸就没把自己划进争执的人群中,他等几个人争够了,就笑着把人往外推, 不争不抢平平淡淡的, 却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天经地义就是该留下的那一个, 不要想着去跟他争, 没用。

    柳葳主动拉着着柳茂和柳钰一起往外走。

    大家刚一出门,柳侠就咧着嘴跟牙疼似的看柳岸, 柳岸一边弯腰去床底下拿东西, 一边让孙嫦娥先去病房外面一下。

    柳侠也急巴巴地看着孙嫦娥,等她出去。

    孙嫦娥一头雾水:“这好好哩,您非叫我出去干啥孩儿?”

    柳岸直起身, 把一个形状奇怪的塑料壶给她看:“小叔想解手咧。”

    孙嫦娥先迷茫了一下,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哭笑不得地说:“您小叔是我生咧呀孩儿,我还能不知他啥样吗?他想解手就解,我出去干啥?”

    她说着,伸手就要扶柳侠坐起来。

    柳侠急得那条好腿直抖:“妈,我都这么大了,你看着我解不出来呀。”

    孙嫦娥无助地看柳岸。

    柳岸也很无奈:“夜儿黑头一回解手,小叔说啥都不搁床上解,我没法,给医生叫过来了,他最后真憋不住了才解,还是叫我出去,他憋了快二十分钟才尿出来。”

    孙嫦娥看看柳侠急得快要尿床的样子,只好出去了。

    五分钟后,柳岸也出去了。

    孙嫦娥看见柳岸出来,问道:“解了啦?”

    柳岸摇头:“我搁那儿看着他解不出来。”

    孙嫦娥惊讶:“咋会咧?你从小您俩就搁一堆儿,以前还成天站树上坡上比着看谁尿哩远,现在咋你看着他就尿不出来了?不是,不是有啥病了吧?”

    柳岸还是摇头,他对此也困惑不解:“应该不是,夜儿我出来了一会儿,他就尿出来了。”

    孙嫦娥不安地看着病房,柳侠居然因为猫儿在跟前尿不出来,这件事完全不在她的想象之中,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大约七八分钟,病房里终于传出柳侠如释重负的声音:“猫儿,好了。”

    孙嫦娥和柳岸一起进去。

    孙嫦娥看到,那个模样奇怪的塑料容器整个都变成了淡黄色,也就是全满了。

    柳岸过去小心翼翼地接着。

    柳侠心虚气短的样子说:“憋哩时间有点长。”

    柳岸提着往外走:“回来再跟你说。”

    很快,柳岸提着冲洗赶紧的塑料便壶回来了,他洗了手,坐在柳侠身边,态度柔和却也严肃:“小叔,你觉得是我多去倒两趟尿壶清闲,还是你尿床上,我给整个床都拆下来洗一遍清闲?”

    柳侠脸有点红:“我知不能狠憋,可是,我……,我就是尿不出来嘛。”

    孙嫦娥还是第一次看见柳侠心虚脸红的模样呢,心疼得不行,不由得就开口替他辩护:“猫儿,您小叔他也不是故意咧,搁床上挺着是不好尿出来。”

    柳岸说:“我知奶奶,但是俺小叔这样不中,老这样憋,会给膀胱憋坏。”

    他又单独对着柳侠:“医生说了,你得多喝水,要不大手解不出来才是问题咧,今儿黑开始,俩钟头左右,我看着你尿,尿不出来就一直尿。”

    柳侠可怜巴巴地看孙嫦娥。

    可这事,孙嫦娥再心疼也帮不了他,而且她也知道憋尿太狠对身体不好,所以孙嫦娥这次跟柳岸口径一致:“猫儿说哩对,你得搁床上躺可多天咧,不能成天憋着,也不能成天叫猫儿出去,你叫他看着多尿几回,慢慢就习惯了。”

    柳侠只好憋屈地点头:“哦。”

    柳葳继续当跑腿小二,不过这次是和燕来宜一起,两个人打包了六个饭盒,十分丰盛。

    可柳侠却忽然没胃口了,吃了一碗稀饭、半个馒头和几根青菜,就说自己饱了。

    柳岸吓得去摸他的额头,不烧。

    他马上跑了出去,走到医护办公室门口,他忽然停住,转身又回来了。

    孙嫦娥、柳葳和燕来宜都紧张地看着柳岸:“医生咋说?”

    柳岸过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小叔没问题,他是故意不吃咧,怕解手。”

    然后他端起一个装了清炖排骨的饭盒:“小叔,我喂你吃,还是你自个儿吃?”

    柳侠摇头:“我真饱了,挺床上一动不动,没消耗,不饥。”

    柳岸点点头,把饭盒放下盖好:“小葳哥,来宜姐,没人吃了,都端出去倒了吧。”

    柳侠一下急了:“你还没吃咧呀。”

    柳岸站起来,伸手要扶着柳侠躺平:“我一天都搁这屋坐着,不运动也不工作,没消耗,不饥。”

    柳侠硬挺着不肯躺下,鼓着脸和面带微笑看着他的柳岸对峙了五秒钟,气呼呼地投降:“我吃中了吧?那你也得吃。”

    柳岸笑着揉了他脑袋一把:“早乖乖哩吃不就妥了?非得闹会儿人才中。”

    燕来宜头扎在柳葳的胳膊上无声地笑。

    她听柳葳学过很多柳侠的幼稚举动,今儿第一次亲眼见,这想起来就闹一出,闹不过就立马认怂的模样,跟她上幼儿园中班的小侄儿有一拼。

    柳葳用口型偷偷对她说:不敢笑,小叔恼羞成怒,别又不吃了。

    孙嫦娥叹了口气:“小侠,孩儿,有病了才得好好吃饭,没饭菜养着病咋好?猫儿这么远跑回来伺候你,你听话点,别叫孩儿着急上火,他身体也不好。”

    柳岸吃着馒头说:“奶奶,我回来前将检查过一回,医生说,我哩血已经全好了,我哩身体素质,现在比绝大多数人都还好咧。”

    孙嫦娥连连点头:“咦,这一下可好了,您小叔、您伯、您爷就都放心了。”

    柳长青和柳川他们八点多回来,已经把宾馆的房间订好了。

    一群人都是从昨晚上就没睡好,今天又在路上折腾了一天,年轻人还能扛得住,柳长青和孙嫦娥眼见着都疲惫得不行,说了一会儿话,柳侠和柳岸就催着让大家都去宾馆休息。

    孙嫦娥还是不愿意走,她想就睡在26号床上看着柳侠,被柳长青硬给劝走了。

    医院病房晚上也经常有人来来往往,就孙嫦娥的睡眠习惯,她一晚上都别想睡着一眼。

    几个人又是一阵争。

    柳钰死活不肯走,最后还是柳长青拍板,说自己要在病房住一夜,和柳侠说说话,他才被柳凌给拉出去。

    柳茂想留下没留成,他和柳川一起走到门口,又停住了,让柳川和其他人一起先走,他想和猫儿说会儿话。

    柳川想到,在柳侠拆线转到原城的医院之前,猫儿都不可能回去,也觉得应该给他们父子俩点单独相处的时间,可想让猫儿离开柳侠去宾馆肯定不可能,他就答应,自己先走了。

    宾馆离医院很近,站在病房走廊就能看到宾馆楼上闪烁的霓虹灯,不怕柳茂找不到地方。

    柳岸看着柳侠喝下一杯水,跟着柳茂出了病房。

    医院里供暖很足,走廊里也不冷,两个人来到了走廊尽头的窗户前。

    柳岸把家里所有人的情况都问了一遍后,场面开始有点冷。

    柳岸能感觉到,柳茂有事想单独跟他说,而且肯定不是正常的家务事,因为他从小和家里特殊的相处方式,柳茂这辈子看你都不会拿家庭日常事务来……打扰他——这个打扰,是他从柳茂那方面说的,他能很清楚地感觉到柳茂的这种想法——但柳茂又在顾左右而言他,逃避真正的话题,柳岸只好等他说,他怕自己如果再硬找话题,柳茂会顺着自己的话说一晚上。

    柳茂的心情纠结到无以复加,他的目光一次次在柳岸的脸和窗外的夜色之间转换,一次次欲言又止。

    这样过去了五六分钟,柳岸真忍不住了:“伯,你……究竟有啥事?跟我也这么不好开口吗?”

    柳茂看着柳岸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在柳岸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为终于可以结束这种尴尬冷场的局面时,柳茂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又把目光装向了窗外。

    柳岸无奈,决定还是由自己打破这个僵局,他笑着问:“伯,你这么为难,不是,不是……想……给我找个后妈吧?”

    柳茂“嚯”地一下就转过了身,眉头都皱起了了:“你咋胡说咧孩儿?您妈搁地下等我这么多年,我咋会找别哩人?”

    柳岸上前一步,拦住了他的肩膀,两个人一起面对着窗外,柳岸语气轻松地说:“跟你开玩笑咧,你一直不说话,我不知该咋弄。”

    然后,他转成了比较严肃的口吻:“伯,咱俩是父子,你有啥不好跟我说哩?你要是怕不对,你说出来我不答应就是了。”

    柳茂又看着外面想了片刻,慢慢转过身,看着柳岸:“猫儿,您小叔说,你搁美国买了个农场,是不是?”

    柳岸点头:“是,咋了?”

    柳茂犹豫着说:“孩儿,你既然都搁美国买了房了,那,你以后就定居到那儿吧,还有,现在,你,你……你也早点回去吧?”

    柳岸和柳茂拉开一点距离,他从柳茂的话语里嗅到了危险,:“伯,你……啥意思?”

    柳茂的眼神纠结无奈:“我,我没啥意思,就是,就是觉得你搁美国……会,会……比较好点,您小叔说那儿特别干净,还有就是,那儿……医疗条件好。”

    柳岸盯着又垂下眼帘躲避他眼神的柳茂看了片刻,确定柳茂今天是不可能说出他真正想说的话了,才开口说道:“伯,我搁美国买房子,是因为俺小叔待见,他工作老辛苦,我想以后叫他每年出去放松几个月,那个农场有森林有湖泊,风景特别漂亮,适合休闲放松。

    至于我自己,肯定是俺小叔搁那儿,我就搁那儿。”

    柳茂抬起头,看着柳岸,却没能说出话。

    柳岸看着他的眼睛,十分认真地说:“要是不能跟俺小叔搁一堆儿,我都不知自己活着该干啥。”

    柳茂看着柳岸的脸,愣怔了一会儿,慌乱地点点他:“我知了,我知了,那,你回去吧,我,我就去宾馆了。”他说着,就慌慌张张要走。

    柳岸陪着他,一直走到病房楼门口:“路上老滑,你慢点。”

    柳茂嘴里说着“我知,我知。”小心地下了台阶。

    他都走出二十来米,要出大门了,柳岸突然跳下台阶追了上去:“伯,等一下。”

    柳茂转回身,靠路边等着他。

    柳岸跑到他跟前,说道:“伯,你,是不是可想叫我结婚有孩儿?”

    柳茂愣愣地看着他:“这,这,当爹娘哩不都想叫自己哩孩儿这样么?要是不结婚,没孩儿,你到老了咋弄啊?”

    柳岸加重了语气:“伯,其实,最主要哩事孩儿对吧?结婚是为了生孩儿的需要,那,如果我有了孩儿,不结婚你是不是也能接受?”

    柳茂好像完全被猫儿的话弄迷糊了,他犹疑着说:“不结婚,咋有孩儿?”

    柳岸说:“可以有。伯,我不想结婚,因为我注定跟自己喜欢哩人结不了婚,可是我想跟他一辈子搁一堆儿,我也不想叫你失望,我会叫你有个孙子或孙女,除此之外,伯,剩下的我的生活,你叫我自己安排,任何情况,你别怨我,更别怨我喜欢的那个人。”

    这次是柳茂急了:“为啥呀孩儿?你为啥不能跟喜欢哩人结婚?”

    柳岸说:“你不会想知,所以我现在先不跟你说。伯,我就一个要求,希望如果有一天你知了,别埋怨他,因为一直是我在缠着他,我待见他。”

    他不让柳茂再回应,帮他把防寒服的帽子戴上:“伯,你走吧,我也回去了”

    说完,他转身往病房楼跑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507章 未雨绸缪(二)》,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龙虎娱乐平台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
优乐娱乐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梦之城平台
龙虎娱乐平台龙虎娱乐网龙虎娱乐城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