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诞生(美娱)

第226章 弥补旧时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摇曳菡萏 书名:影帝的诞生(美娱)

    后来, 威廉曾经想过, 如果他没有发现那张照片,他们是不是会永远选择将事情维持在原状,还是说, 在某一天会有个人找个机会, 鼓起勇气……不,肯定是前者, 只会是前者。『樂『文『小『说|

    没错,就在几个月前,兰斯是向威廉坦白过他是同性恋,但是威廉怎么敢自恋到认为他就一定爱着自己?

    他们对彼此都太过重要,重要到如果不确定对方的感受,是绝对不会踏出主动的一步的。

    而如果他们都像穿了铠甲般把所有情绪藏得牢牢的,又怎么能找到踏出那一步的重要时机?

    所以这是个死循环。

    但现在不一样了,照片改变了一切。

    威廉无法否认在看清楚照片、串联起事件的那一刹那, 在巨大的震惊和羞恼之后, 有接踵而来的狂喜。

    他不感谢上帝,他感谢金柯西。

    哪怕金柯西因为被抱的太用力而在手臂上给他留下了三道血痕,他也毫无怨言。

    “爱你, 金柯西。”他把鼻子按在喜马拉雅猫“呼噜呼噜”的背上,深吸了一口气。

    ……

    红点在黑暗中时明时灭, 那是威廉刚刚点燃的一根烟。

    他已经有一阵子没有抽烟了,但现在他的大脑需要一点尼古丁的激励。

    就在香烟燃烧的这短短时间里,像这火光一样, 某种念头在他的皮肤下面灼烧,滋滋作响。

    直到烟灰积了寸许,威廉才将火光摁灭,然后他深吸口气,抬起手指敲了敲门。

    “请进。”

    随着这邀请声,威廉推开了门,穿着丝质晨衣、戴着黑框眼镜低头正在阅读书籍的兰斯就这么撞到了他的视线里。

    威廉不该责怪他的心脏跳的过快。

    诚然,兰斯并不是美国人心中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最受欢迎的英俊青年,他可能会出现在《人物》的最美面孔排行榜上,但却不会出现在《GQ》和《Attitude》评选的最性感或超级魅力榜单上,因为他太瘦弱,大腿可能还没有施瓦辛格的手臂粗,皮肤太苍白、姿态太高傲,就连正统的蓝眼金发,在一些美国人看来都太奶油。

    但所有认为兰斯·罗德里克缺少运动也缺少阳光的人,肯定都没有瞧见过黑色框架眼镜架在金发上的样子,也没有荣幸窥见过孔雀蓝的丝质晨衣与苍白肌肤多么相衬。

    “威尔,一切还好吗?”兰斯将书合上,疑惑的看过来,唤回了威廉心不在焉的走神。

    威廉忽然走过去,把黑框眼镜从兰斯脸上摘下来,看着那双能倒映出天空和海洋的眼睛,说:“嘿,保证不揍我。”

    兰斯更加疑惑了。

    而威廉确定无论如何兰斯都不会揍他,于是他伸出手稳稳的托住兰斯的头,不让他乱动搞砸一切,然后将嘴唇温柔地贴在了一起。

    他希望这不是一个坏主意。

    一开始他们都一动不动,胸口之间只有几英寸的距离,几乎能感觉到从对方身上辐射出的热量,还有狂乱的心跳。有那么一会儿威廉头脑发晕,直到感觉出不止一颗心在胸腔里重重的跳着,平静才重新占据了他的大脑,舒缓了他胸中的恐慌和紧张。

    他轻舔过兰斯的嘴唇,舌尖探进去,吻的十分专注,呼吸间还能够嗅到兰斯发间残留的古龙水的味道。

    兰斯的嘴唇饱满而微微上翘,品尝起来像香槟,柔软又温暖。他突然发现兰斯瘦弱的肩膀意外的结实,手臂也十分有力,这个吻的确和他以前拥有过的很不一样,不过更酷。

    威廉用上了一点牙齿,用上了他知道的所有技巧,当兰斯用手臂环住他,另一只手托着他的头并开始回应的时候,他知道他赢了。

    过呼吸的症状开始出现,又或者是快飞到天外的理智突然回笼,兰斯两只手撑住了威廉的胸,用了点力推开他:“不,听着,这不是个好主意——”

    “你不想?”威廉立即停下,仿佛受伤般说着。但他马上就发现了兰斯的面红耳赤尴尬万分,露出了个胜利的微笑:“噢,你口是心非。”

    “该死,威尔,接下来你要解释说你嗑药了还是喝醉了?”兰斯的晨衣有点松开,锁骨露出了一大半,不过幸好他只顾着追究意外之吻的原因,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然他会更加尴尬。“今天不是愚人节,万圣节也过去了,你最好有个好理由。”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个好理由,只是有几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说过。”威廉看着兰斯脖子上还没有褪去的红色,不自觉的语气轻柔:“你知道的,我是喜欢女孩子,但是,人生不是总要二选一的。”

    兰斯的反应与其说是震惊,倒不如说是恼羞成怒:“所以呢?如果你是想在我身上尝试亲吻男人的感觉,我就把书摔在你脸上。”

    那本书的厚度让威廉畏缩了一下,他摊开手臂说:“兰斯,我亲你只是因为我以为你也想要——至少有一点想要。”

    兰斯从床上起身走进了浴室,照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晨衣,又拿起了漱口水开始漱口。

    威廉跟随着他走进浴室,看见这一幕后遭受了巨大打击:“你居然漱口?你嫌弃我?!”

    “我当然要漱口,你嘴里该死的有烟味。”兰斯吐出漱口水后,从镜子里看向威廉。

    威廉伸手越过兰斯的身体,拿起他的漱口水开始用,还特意发出“咕噜咕噜”的恼人噪音。

    兰斯没有离开,只是站在旁边,这方便了威廉在清理完自己后将脑袋搁在兰斯的肩膀上。“现在我们闻起来一样了。”他用鼻子摩擦着兰斯的脖子说。

    兰斯没有说话,但他的脖子又开始染上好看的红色,被威廉鼻息扫到的位置也泛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我发现了一张藏在相框夹层里的照片。”威廉在兰斯的颈项边低喃着,然后用双臂锁住他不让他乱动。“嘿,兰斯,就只是——听我说完好么。”这就是为什么威廉要先亲过兰斯后才向他坦白,为什么他要做先迈出那一步的人,因为兰斯的脸皮薄到极易恼羞成怒——虽然平时从他矜持冷漠的脸上看不出来这点,但你以为威廉在演马尔福的时候,是从谁身上借鉴了部分性格?——如果直接将兰斯的小秘密摊在他面前,十之八/九的可能,他会落荒而逃,而且在生够自己的闷气前都不和威廉交流。

    “我要弥补以前的时光。”威廉抬起头,对上镜中兰斯的视线,继续说:“不单是傻乎乎的‘我爱你但我不说’的这几年,还有更早的时候。我要弥补以前那些我们早就有了悸动,却自欺欺人对彼此没兴趣的时候,那些因为我太蠢,明明感觉到了不一样却没有直接把你推到墙上吻你的时候……”他埋在兰斯颈项里,深深吸了口气,“天啊,兰斯——”

    兰斯的眼睛紧紧锁住镜中威廉的,一种小心翼翼的希望出现在他眼中,就好像是威廉贫乏的自白终于让他明白了什么。

    然后他转回脸,手指穿过威廉的头发,急切的、深深的吻了他。当温暖柔软的嘴唇相接,尝到对方口中清淡的薄荷味的时候,兰斯的因为席卷全身的愉悦和满足而闭上了眼睛——虽然他的心中仍然隐隐作痛,一想到他们错过了什么,又错过了多久。犯蠢的何止威廉自己呢,他也不遑多让。

    “未来我们会谈谈这个的,谁犯的蠢更早更多,还有怎么弥补。”兰斯贴着威廉的嘴唇说:“但是现在我不想谈话……”他捉住威廉不知何时溜进他晨衣里边的手,“我觉得你也不想。”

    威廉抽掉了兰斯的晨衣带子,一点都不心虚的大笑起来。

    兰斯报复性的咬了一下威廉的嘴唇——轻轻的,当然——接着一只手抓住他领口处的布料,开始将他拉向卧室。

    他们紧紧贴在一起走路,这么走当然很不方便,以至于在跌跌撞撞的过程中,兰斯的晨衣和威廉的衬衫都被扔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兰斯的身后很快没有了退路,威廉温柔的推着兰斯的肩膀让他躺到床上,有那么一会儿,他只是站着,低头看着他。用一种全新的、完全不同的目光。然后他缓慢又坚定的抽出了自己的腰带。

    兰斯慵懒的靠在一个枕头上,在威廉的衣服变得和他差不多多的时候,靠过来抓住他的手腕向后拽将威廉拉进了床上,两具身体撞到了一起,他们立刻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推挤着对方,玩闹了好一阵,最后双唇紧紧贴合在一起,赤/裸的肌肤之间也没有半点空隙。

    “今天晚上我过来的时候真的没想到过这个。确保你知道。”一番嘴唇牙齿和舌头间温柔的啃咬,威廉和兰斯额头相贴,微笑着说:“我还没有和同性做过爱。”

    “两个初哥,哈?”兰斯转过头看了一眼床头柜,说:“好在我也不算全无准备。”

    威廉伸手过去打开了抽屉,“哇哦。”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兰斯,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安全套和一瓶润滑油,并不算太惊讶的发现它们是全新未开封的。

    威廉的目光在兰斯的肌肤上巡视,发出最后谨慎的询问:“你确定想要继续?”或许加上背光的原因,他的眼睛几乎成了一片黑色。

    “从没像现在这样确定过。”兰斯眼睛早就成了一片墨蓝,他伸脚勾倒威廉,让两人的腰臀又抵在一起扭动、磨蹭,然后从威廉手中摸走润滑油的瓶子,“啪嗒”一声将盖子打开。

    ……

    如果说2002年下半年有哪部电影是最受影迷期待的,那肯定非《指环王:双塔奇兵》莫属。

    哪怕是在全球评选年度最受欢迎和最受期待的电影,北美地区的冠军或许会被《蜘蛛侠》夺走,但在海外尤其是欧洲地区,《指环王》系列的受欢迎程度绝对远超《蜘蛛侠》。

    从那些堪称火爆的电影周边销售上就能一窥端倪了,早在筹拍期间,威尔洛特和维塔工作室就盯上了电影周边这块大蛋糕,所以剧组在服装和道具的设计上力求精美,电影上映后的周边销售情况也符合、甚至远超预期。

    上映一年以来,《指环王:魔戒再现》的DVD与周边销售额均能排到年度前三,而且近期由于续集电影即将上映,周边销售再度迎来了一波热潮——可以说这一年以来,《指环王》周边销售给威尔洛特带来的利润,早已超过了电影的票房盈利。

    好莱坞高地中心娱乐广场上的一家礼品店,由于游客频频光顾,仅临近圣诞节的这几周,就从《指环王》的周边上赚到了超过三十万美元的利润,最受欢迎的当然要数至尊魔戒和精灵首饰,比如说树叶胸针和亚玟佩戴的暮星项链,威廉饰演的格洛芬德尔与奥兰多·布鲁姆饰演的莱格拉斯的手办模型在同类产品中也是销量最高的,至于明信片、中土世界地图等就更是不用说了。

    周边销售的火爆,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指环王》两部续集电影的万众瞩目。《双塔奇兵》的预告片发布之后,每个镜头都早已经被媒体和影迷分析了千次万次,《魔戒再现》没有做到的全球同步上映,《双塔奇兵》做到了,并且在美国本土的首映影院数量达到了3652家,比第一部时多出了差不多300家,首映礼门票大部分用于赠送了,少量出售的门票也早被炒出了天价。

    圣诞节前几天,《指环王:双塔奇兵》的北美首映礼在洛杉矶如期举行,星光大道被影迷挤得水泄不通,媒体数量多到能与颁奖礼相比,维果·莫特森、伊利亚·伍德走红毯的时候引发了骚动,奥兰多·布鲁姆差点引发暴动,有了这些“榜样”,威廉走红毯的时候就特意跟在了彼得·杰克逊身后,用他吸引媒体的“炮火”,对所有呼叫只是微笑摆手回应,然后从红毯上快速经过。

    尽管他走红毯的时间已经非常短了,还是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大骚乱,几个站在前排的年轻人想用武力突破封锁,好在因为911才刚过去一年,美国各方面的神经都比较紧绷,电影首映礼这样的大型活动现场布置的警察和安保人员数量是以往几倍,而他们的反应也非常及时,迅速控制住了几人,才搞清楚这只是影迷想和偶像近距离接触,而不是有心人士借机生乱。

    ——天知道为什么凯特·布兰切特扮演的精灵女王凯兰崔尔高贵优雅、不可方物,但是人气偏偏比不上格洛芬德尔和莱戈拉斯,或许就像《人物》说的那样,影迷们习惯了看到女演员用容貌惊艳世界,却很少见到男演员在大银幕上拥有超越性别的美貌,所以才会疯狂追逐吧。

    去年上映的《指环王:魔戒再现》拥有一个神话传说般的开场,和一个小高/潮过后中场休息式的结尾:灰袍巫师甘道夫为了保护护戒小队的其他人,毅然与炎魔决斗并双双坠入都灵之渊,而肖恩·宾饰演的刚铎摄政王之子博罗米尔受到魔戒诱惑,试图从弗罗多手中抢夺魔戒,后幡然醒悟为保护梅里和皮聘而死。不想护戒队伍再次因为至尊魔戒分裂的弗罗多决定离开队伍独自前往末日火山的所在地魔多,山姆追随着他一起离开。电影就在弗罗多和山姆在山顶眺望魔多后,开始朝这个乱石从生的城市前进时结束了。

    按理说《双塔奇兵》延续《魔戒再现》,以弗罗多和山姆的冒险延续故事最为顺畅,但那样就太无聊了,一部长达三小时的电影如果没有个精彩开篇的话,观众就很难有坚持看完全场的兴趣了。

    所以《双塔奇兵》到底该怎么开场?有些人提议让格洛芬德尔替代凯兰崔尔的角色,像第一部开头那样,用幕后朗诵的方式,描述中土世界复杂的历史背景,因为格洛芬德尔事实上和凯兰崔尔是同一个时期的精灵,在书迷影迷心中人气极高,在这一部里的圣盔谷战争中还有重头戏,而且威廉的音质也非常不错。

    威廉在后期制作的时候,也专门去工作室配音了一段朗诵,不过现在看来,彼得·杰克逊最后还是没有采用——《双塔奇兵》用了甘道夫与炎魔激战,后成功斩杀炎魔作为了开场一幕。

    这么选择的理由也很充分,首先从原著中和之前的预告片中透露出的信息,甘道夫会在这部电影中复活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电影进行到一半,复活后的甘道夫突然冒出来,再插入戏码描述他是怎么战胜炎魔晋级白袍巫师的,就会显得非常突兀,不如在开头就点下这个伏笔。其次,《魔戒再现》已经用过幕后朗诵了,《双塔奇兵》里换成战斗场面更有新鲜感,也更能挑起观众兴趣。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首映礼上观众的反应就是试映时观众反应的加大加强版,甘道夫激战炎魔的场面和他即将复活升级的暗示令熟知原著剧情的影迷从开场就陷入了激动,《双塔奇兵》的剧情又确实比铺垫为主的《魔戒再现》要来的精彩,加上壮观的自然风景与壮观的特效场面,洛杉矶的首映现场几乎没有什么交谈声,绝大部分人都在认真地欣赏电影。

    当然,这些人中大概不包括一些电影主创人员,比如说威廉,因为参与了电影后期制作,这些镜头他早就看过无数遍了——他还被彼得·杰克逊拉着看过长达六七个小时的未剪辑版,和四个多小时的导演剪辑版,当时一屋子七八个人至少睡着了五六个——所以威廉现在就在很认真的走神,想着明年《国王归来》上映后托尔金其他作品的改编事宜。比如《霍比特人》和《精灵宝钻》,既然威尔洛特已经有了一次成功的经验,把中土世界做成了一个品牌,那就不妨继续做下去。

    《霍比特人》还好说,虽然版权比较分散,有一部分在米高梅手中,但《指环王》系列这么火爆,财务状况常年不佳的米高梅已经迫不及待想和威尔洛特达成合作,双方现在已经进入是买断还是分红、分红比例又是多少的讨价还价阶段了。

    但是想将《精灵宝钻》改编成电影的话,困难度可能会是《霍比特人》的几倍十几倍,甚至会是一个常年抗战的过程。

    原因有很多,比如说《魔戒》还算得上是一个有主线的故事,《精灵宝钻》就是中土世界的编年史,改编成电影的难度,不亚于将整个中世纪的历史搬上大银幕。又比如说《精灵宝钻》中的那些章节,众神的恩愿与次神的战争,以现今的特效水平,恐怕拍第一部分《埃努的大乐章》都不知道要如何表现,还有电影中的语言、结构、服装、道具甚至是演员等多个方面。

    当然了,最关键的因素还是版权。J·R·R托尔金本人其实很乐于见到自己的作品被影视化,不然也不会在生前以低廉的价格将《魔戒》与《霍比特人》的改编权卖掉,只是《精灵宝钻》是在托尔金去世后由他的儿子克里斯托弗·托尔金整理出版的,版权自然还在克里斯托弗手里。

    用钱砸到版权是不现实的,《霍比特人》是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小时候的睡前故事,《精灵宝钻》中露西安与贝伦的爱情故事是他父母婚姻的映射——伊露维塔的所有子女里最美丽的天之骄女露西安爱上了凡人贝伦,历经波折后,露西安选择放弃了精灵的永生成为人类与贝伦度过余生,《指环王》中亚玟和阿拉贡的爱情故事,就与露西安和贝伦的有相似之处,亚玟也确实是露西安的后代。事实上,这些唯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或多或少都有托尔金与妻子艾迪丝的影子,托尔金视妻子为他的露西安,两人去世后,在他们墓碑上自己的名字下面,还刻上了贝伦和露西安这两个名字——加上《精灵宝钻》最后是由他整理出版的,可以说克里斯托弗是全世界对中土世界感情最深厚的人,想从他手里得到版权,钱不是关键因素,最重要的是要得到他的信任和肯定,要让他相信威尔洛特不会把电影搞砸。

    威尔洛特不是第一家联系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的电影公司,也不会是最后一家。《魔戒再现》还没上映的时候双方就坐在一起谈过了,当时克里斯托弗·托尔金非常拒绝,声称无论多少钱,他都不会卖掉《精灵宝钻》。现在,可能是受到《魔戒再现》影响,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的态度有些软化,甚至愿意坐下来聊一聊他正在整理的《胡林的儿女》了。

    愿意坐下来聊天不代表愿意现在卖版权,不过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答应,如果威尔洛特未来改编的托尔金作品没有让他感到失望——同时他在考虑了一段时间后,还同意了成为未来《霍比特人》剧组的特邀顾问——如果过些年他感到身体状况不佳(他今年已经七十八岁了),想在去世前为《精灵宝钻》寻觅一家值得托付的电影公司,那么威尔洛特会是他考虑的第一个合作对象。

    而威廉相信,只要能得到版权,只要电影技术一直在发展,那么任何电影的改编都难不倒好莱坞。哪怕那是《精灵宝钻》。

    ……

    《双塔奇兵》的高/潮是圣盔谷战争,而这一场战争,花费了快两个小时来铺垫。

    与《魔戒再现》不同,《双塔奇兵》采用的是多线叙事——博罗米尔死后,护戒小队就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失散状态,每一个小分队的旅程就是一条主线。弗罗多、山姆在前往魔多的路上遇到了咕噜,并要求他带领他们进入魔多;梅里和皮聘被强兽人绑架,但他们幸运的逃了出来并遇到了树人;阿拉贡、莱戈拉斯和金霹与复活后的白袍巫师甘道夫会和,四人进入洛汗王国,并与洛汗人一起,遭遇了萨鲁曼的阴谋。

    三支小分队在各自的旅程上奋斗,各有各的磨难和奇遇,他们没有相遇,但彼此命运息息相关,共同推动着剧情的发展,除了这三条主线剧情外,还有一些零碎的支线。

    主线加支线,不仅故事剧情非常饱满充实,电影还不停的通过各种故事细节,营造着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气氛,所以虽然为了一场大战铺垫了一百多分钟,但并不让人感觉枯燥无聊,电影院里也没有几个观众昏昏欲睡,反而越看到后面越是精神振奋。

    电影进行到过半的时候,洛汗王国频频遭到强兽人攻击,国王希优顿带领子民退守圣盔谷,但掉下悬崖又奇迹生还的阿拉贡,还是带来了萨鲁曼试图用强兽人大军征服洛汗的消息。

    这个消息令所有人都感到绝望,哪怕是一向乐观的莱戈拉斯。

    国王希优顿看起来自信满满,但他的独白显示出他心中有着最悲观的情绪。

    希优顿坚信自己是孤军奋战,没有人会来帮助洛汗,精灵、矮人、刚铎人都不会。

    圣盔谷内,妇女孩子躲进了山洞里,老弱病残争相拿起刀剑。

    洛汗王国发动了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要用三百兵力抵挡一万强兽人大军。

    这几乎是一场必输的战争,就连精灵都这么认为。

    在罗斯洛立安,凯兰崔尔、格洛芬德尔、埃尔隆德、凯勒鹏等精灵忧虑着中土及人类未来的命运。

    “精灵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格洛芬德尔预言道。

    埃尔隆德表情凝重,沉默不语。

    凯兰崔尔质问他们难道要眼看着中土世界就此沉沦,让人类孤军奋战,而精灵袖手旁观?

    伴随着凯兰崔尔的话语,埃尔隆德与格洛芬德尔对视一眼,陷入了沉思。

    圣盔谷上下依旧在排兵布阵,这一幕发生在黑夜里,被宿命的无奈笼罩的国王,拿起武器参加战斗的孩子,整装待发的强兽人大军,还有穿戴盔甲决定留在圣盔谷与洛汗人共同作战的阿拉贡、莱戈拉斯、金霹,动情的画面配上悲壮雄浑的音乐,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电影里大战来临前的绝望气氛。

    就连电影院里都到处弥漫着一股几乎让人坐不住的气氛,观众们又担忧又紧张,等不及想要看到下一幕,但又害怕洛汗王国毫无胜算,即将到来的战争场面太过惨烈。

    同时,因为刚刚出现的精灵们,他们还心存一丝希望——精灵不会真的袖手旁观的,对吧?——就像电影里此时是黑夜一样,夜色越深,越代表黎明就快要到来。

    就在这时,号角声响起,哈尔达率领着罗斯洛立安和瑞文戴尔的援军来与人类并肩作战了!

    电影中,洛汗人民终于看到了光明的希望,银幕外,太多观众完全沉浸在了电影营造的情绪当中,被专属于精灵的配乐激起了一身兴奋的鸡皮疙瘩。

    而那些了解一些原著的人,更是感动得不能自已——托尔金的作品里,精灵是永生不死的,只有刀箭和悲伤能够杀死精灵。就像亚玟选择了与阿拉贡相爱,何尝不是同样选择了在阿拉贡逝世后,自己也将痛苦而亡的命运。以哈尔达为首的精灵们来到圣盔谷与人类共同战斗,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他们也做好了战死的准备。对于精灵来说,这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牺牲。

    这股感动的情绪甚至还蔓延到了奥兰多·布鲁姆身上。

    这其实很不可思议,因为拍摄这一幕的时候奥兰多·布鲁姆没什么感觉,但现在,他却快被周围的人传染的一起跟着擦拭眼眶了!

    哈尔达战死的时候,电影里响起了精灵语的哀歌,哈尔达丧生的那一幕被慢动作回放,观众席上开始大面积的出现抽泣的声音。

    这一场戏改编的太好了,拥有永恒生命的精灵战死沙场更加渲染出了战争的惨烈与悲壮,奥兰多·布鲁姆揉了揉酸涩的鼻子,不由想着,如果他们当初没有这么拍,而说换成了其他两个版本,此时呈现在电影里的又会是怎样的画面呢?

    ——在原著里,圣盔谷战争是没有精灵参与的。而早在写剧本的时候,编剧们就决定了让精灵前往圣盔谷,这是一场必拍的戏,只是没有决定好让哪些精灵参与。甚至一边在拍摄的时候,导演和编剧、演员们还一直就这个问题争论不休。

    格洛芬德尔是少数几个电影还未开拍,就被所有人认定会大受欢迎的角色之一(事实也是如此),所以起初他们想让格洛芬德尔参加这场大战,并在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当做是吸引影迷的一个手段。但在讨论中被威廉否定了,先不说这跟原著差了太多,其次,格洛芬德尔战斗力等同于迈雅,让他也参与圣盔谷战争,就要发挥和甘道夫差不多的作用才合理,但那样哈尔达精灵小队战死时的悲壮气氛就要被大大弱化了。

    然后他们又试图把亚玟改造成一个女战士,让她出现在圣盔谷,帮助照顾伤员,或干脆和阿拉贡一起战斗。还给她安排了重要的两幕戏,一幕是阿拉贡和金霹快要掉下城墙,亚玟及时扔下绳子把他们拉了上来,还有哈尔达受伤时阿拉贡转身去营救的那个动作,最初也是安排给去救亚玟的。

    用膝盖想奥兰多·布鲁姆也知道第二个肯定是个坏主意——为了加重亚玟和阿拉贡的爱情戏份,就让他们在战场上谈情说爱?也亏编剧们想的出来——但丽芙·泰勒和米兰达·奥托(伊欧玟饰演者)不一样,她身上没有女战士的气势,事实上就连她自己也不喜欢这个主意,加上后来神通广大的托尔金全球书迷会不知怎么获得了信息,对这颠覆原著的行为提出了强烈抗议,这个主意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当时丽芙·泰勒战斗的镜头已经拍好了一半,他们不得不在后期把她的画面全删掉,关键戏份再让奥兰多·布鲁姆替代,为此他专门飞了新西兰两次去重拍镜头。

    每次想起这件事,奥兰多·布鲁姆都非常羡慕。是的,羡慕。丽芙·泰勒希望亚玟是个更有灵性的角色,不想变成和伊欧玟一样的女战士,但是剧本里怎么写她就要怎么拍,哪怕拍了一半被喊停,前面的精力准备都做了无用功,也没人跟她说一句抱歉,而奥兰多·布鲁姆呢,因为剧本的变动,就要抛下手头一切工作飞到新西兰重拍镜头。但是威廉·布兰德利只用了一句话就改了剧本,这种话语权,这种影响力,哪个演员不羡慕呢。

    想到这里,奥兰多·布鲁姆再次忍不住朝前排看去,威廉·布兰德利的座位就在彼得·杰克逊旁边,那也是电影院里最核心的位置。

    但是……奥兰多·布鲁姆眨了眨眼,彼得·杰克逊旁边的座位是空的?

    等了几分钟后他再次看过去,终于确定威廉·布兰德利已经提前溜掉了。

    奥兰多·布鲁姆的屁股不安的在座位上扭动了几下,电影已经快放完了,一想到结束后的采访见面会,他就有种想和威廉·布兰德利一样,从这里溜掉的冲动。

    拍《指环王》的时候,他还是个刚刚毕业什么都不懂的学生,当然也一点名气都没有,《指环王:魔戒再现》上映后,他彻彻底底的一夜爆红,成为全球最受关注的新人演员!

    有关注当然好,没有演员不喜欢关注,成名代表着生活突然变得随手所欲,任何想要的都能唾手可得。但是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被狗仔跟踪、被粉丝偷拍……奥兰多·布鲁姆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被吓到了,直到现在,他都有点适应不良,一夜成名带来的副作用也太多,他还在努力克服回答记者提问时过于紧张的问题,也不知道在粉丝高喊我爱你的时候该怎么办。

    说真的,奥兰多·布鲁姆本来是想等首映结束后,继续向威廉请教一下怎么在记者和影迷7/24的包围下保持正常生活节奏不被打乱的,威廉本来就是超级巨星了,电影里拥有美丽耀眼的微卷金发,眼睛如宝石般璀璨,面容美丽得不可思议的格洛芬德尔还比莱戈拉斯更令影迷痴狂,据奥兰多所知,互联网上甚至有一个专门放威廉偷拍照的粉丝网站,但威廉今晚看起来却光彩夺目,显然他早已像007一样善于躲避镜头,没被媒体搅乱心情。

    首映开始前,威廉已经向奥兰多传授了一些诀窍,像是拥有多个不固定住所、从不只住在其中一栋里,还有不玩人间蒸发,公关通过合作的媒体定期发布大致动向,再时不时的对外放些行踪假消息之类,买很多套房产这点奥兰多学习不了(只是租的话还能接受),但后两招他的公关完全能够借鉴一下。

    还有这招直接在首映礼上闪人,显然也是威廉躲避媒体的手段之一——奥兰多·布鲁姆多想跟着一起走啊,但是他不能,他做不到那么潇洒。

    因为他的经纪人曾苦口婆心地劝说过:“狗仔离不开明星,明星离不开狗仔,这是一种共栖关系,OB。当然,威廉·布兰德利可以认为采访恼人,他可以不鸟任何记者。对着镜头神游物外,甚至拒绝拍摄。但是你,在片酬拿到八百万美元或是有一座金球奖在手之前,你最好培养起喜欢关注的习惯。所有的电影宣传都给我乖乖呆到采访环节,哪怕记者把话筒怼到你脸上了,也要给我集中精神,保持微笑,讲点东西,随便什么蠢话都好。”

    所以奥兰多·布鲁姆的屁股还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同时,他已经在悲哀的想象,采访会上,当那些记者发现格洛芬德尔消失后,会怎么把莱戈拉斯“生吞活剥”了。

    ……

    十一月十二月过的飞快,工作、电影宣传、年终会议、庆功会和即将来临的颁奖季搅合在一起,压得人喘不过气,整个十一月威廉只和兰斯见了两次面,他们都忙着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连通话都很少,因为要么花了太多时间在飞机上,要么就是时差问题。

    感恩节两人也没有在一起,兰斯回了罗德里克大宅,威廉则被邀请去了堪萨斯,他的一个堂姐准备趁着假期举行婚礼——如果把在堪萨斯生活的布兰德利家族全算上的话,威廉可是有一大帮的亲戚,他是他们所有人的骄傲。但鉴于布兰德利家的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堪萨斯,甚至没有离开过生活的小镇,他们对他到底有名到什么程度其实也没多大概念。

    布兰德利都很好客,尤其是威廉的祖父亚瑟·布兰德利,他的房子里甚至常年备着几套全新的寝具,就为了给偶尔留宿的客人们用。

    威廉当然也能邀请兰斯一起去堪萨斯过节,兰斯绝对会受到所有人最热情的招待,但问题是,小镇上的人好奇心和热心一样多,他们会对罗德里克家的父子关系好奇死的,或许还会脑补出十季的《豪门恩怨》,并坚定的将罗德里克与电视剧里的尤鹰家族等同起来。哪怕现实生活虽然同样复杂,但远没有电视剧那么狗血和戏剧化。

    所以等威廉和兰斯终于能够不受打扰的度过一个安静的夜晚,也不用担心误了明早航班的时候,已经是圣诞前夕了。

    威廉和玛德琳一起做了丰盛的一餐,哪怕他在健身房疯狂流汗三个小时也要饱餐一顿的那种,晚餐结束一会儿后,玛德琳去休息了,威廉和兰斯坐在电视前玩起了极品飞车。

    兰斯是个有点疯狂的赛车爱好者,不到十岁的时候他就敢摸进车库偷开车了,十二岁的时候真的开出了三条街区才被巡警逮到,但是玩游戏的话,他的水平就有点不够看了。兰斯的法拉利第三次惨败给了威廉的保时捷后,他将游戏手柄丢在地毯上,扭头看着威廉问:“要喝东西吗?”

    “厨房里还有一些蛋酒。”威廉回答。

    兰斯点点头,起身朝厨房走去。他在冰箱里找到了剩下的蛋酒,又拿了两个杯子,走出去的时候,发现电视上还在播游戏里那辆法拉利被激烈撞飞时的慢动作回放,而威廉正站在窗前,听见声音后没转身说了一句:“下雪了。”

    兰斯走过去递了一个酒杯给威廉,两人站在窗前看外面飘雪。下雪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带来一种全世界都变得寂静的感觉,所以虽然对雪没有特别钟爱,兰斯还是很享受此刻的氛围。他喝了一口酒,喉咙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移动,然后发现威廉正盯着自己看。

    “怎么了?”兰斯为威廉有些奇怪的眼神而发问,也不认为那是一种渴望,因为经过了最初的几天,他们已经暂时度过会疯狂渴求彼此的阶段了。

    威廉继续保持着神秘的微笑打了个手势,兰斯抬头看去,就在他们头顶,一枝深绿色的槲寄生悬挂着,枝叶间还有小小的浆果。

    兰斯惊讶地看了那枝槲寄生一眼:“噢。是你挂上去的吗?”

    “不是,可能是送圣诞树的工人留下的。”

    说着,威廉用没有端酒杯的那只手将兰斯拉近了一步,现在他们站在槲寄生的正下方了。

    呼吸声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变得分外明显,虽然离壁炉有点远,但谁也没感觉到寒冷,反而是燥热从腹部开始堆积。

    “你知道的,有这么一个传统。”

    “什么传统?”兰斯笑着问。

    “详细说明有点费时间。”威廉的声音听起来无辜极了:“我可以演示给你看。”

    空闲的手溜进衬衫下面,兰斯又被拉近了一点,现在他们的胸口几乎贴在一起了。

    兰斯不得不向后侧了侧头,以防两人鼻尖碰到一起:“好吧,我等着呢。”他舔过自己的嘴唇,半眯着亮的不可思议的眼睛凝视威廉说。

    威廉的手指够上兰斯的脸颊,拇指轻轻擦过那里的皮肤,滑进他的头发里,然后倾身向前,消灭了他们中间最后几厘米距离。

    第一个吻很轻柔,只有嘴唇相互触碰,持续了短短几个片刻就分开了,鼻尖和鼻尖轻轻碰在一起,威廉笑着推着兰斯靠在落地窗上,又用嘴唇覆上了他的,缓慢的第二个吻,手从头发滑到后颈托住兰斯的脖子。

    兰斯整个上半身慵懒的靠在玻璃上,一只手臂环着威廉的脖子,手指还轻轻抓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还稳稳地端着酒杯,没洒出来一滴液体。

    接下来还有很多个甜蜜又火辣的亲吻,用上了唇舌和牙齿的那种,以及更多的喘息和触碰,四处游走的手,把温暖的气氛点燃成躁动,两人随时都有可能更进一步,他们的理智已经在燃烧了。

    就在这时,传来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两人马上把手从对方身上抽离,威廉后退一步,用喝酒的动作掩盖过于急促的呼吸,兰斯则是飞快对着玻璃上的倒影整理了下头发。

    “男孩儿们,你们去睡觉了吗?为什么电视没关——”玛德琳站在沙发前拿遥控关掉了电视,左右看了下,转身后发现了他们:“哦,原来你们在这里。”她没有走过来,只是站在原地打了个听起来睡意很重的哈欠,然后朝他们摆摆手:“年轻人就是精力充沛。晚安,男孩儿们,你们也别聊的太兴奋了,早点休息,好吗?”

    威廉和兰斯当然是乖巧的点头,等玛德琳的卧室房门重新关上后,他们的呼吸才重新平缓下来。安静了一会儿后,是极小声的讨论。

    “她有发现你的耳朵红的过分,我的头发乱的像是被人用力抓过吗?”

    “应该没有。你觉得她看到你下巴上那个牙印了吗?”

    “我希望没有。”

    “那——嘶!我的嘴唇明天肯定肿的像被蜜蜂蛰了一样。”

    “好像有点出血。过来,让我找点冰块给你冷敷一下。”

    “我恨你,还有你完美的牙齿。”

    “嗯嗯,我也爱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影帝的诞生(美娱)第226章 弥补旧时光》,方便以后阅读影帝的诞生(美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影帝的诞生(美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龙虎娱乐平台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
优乐娱乐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梦之城平台
龙虎娱乐平台龙虎娱乐网龙虎娱乐城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