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帝来仪

第十六章 长久住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绉浮觞 书名:有帝来仪

    景帝仪怀里抱着兔子,静静的躺在美人榻上,看着那四四方方窗框外满天的星星。这张美人榻本是摆在凤靡初书房里,供他看书看累了休憩所用,但景帝仪住进来后瞧见了霸占了去,凤靡初便让人挪到她入住的南小楼里,就摆在靠窗的位置。

    凤靡初处理完公事,过来瞧瞧她。太后过世,这几日她格外的安静。凤靡初拿起被她随手扔在一旁的披风盖到她身上,她靠着窗,寒风刺骨,“还难过?”

    景帝仪坐起来挨着软枕,把兔子关回笼子里,抓了一把草来喂它们,“难过什么,她觉得宫里难熬,唯有一死能解脱,现在死了,也是成全她自己了,反倒是该为她高兴才对吧。我只是这几日休息得不好,认床吧。”

    凤靡初知她口不对心,“我叫人去通知牧笙,就说太后过世,平乐悲伤过度,数次昏厥,他已经回王府了。”

    “凤哥哥是要赶我回王府?”

    “小姐要在我这住一辈子都得。”

    景帝仪捧着他的脸,他的脸冰凉冰凉的,本来就体寒,夜里过来还不懂得多添一件衣裳。这几日除了处理公事,余下的时间都用来陪着她,揉了揉他的脸,捏了捏他的耳垂,“暖和么?

    凤靡初笑,“暖和。”漫漫寒冬,唯这么一点暖和而已了。

    “我娘也喜欢这么揉我爹的脸。”不过她娘下手比较“凶残”些,尤其喜欢将她爹的脸揉成奇形怪状喊她去看,再问一句你瞧你爹的脸好笑么。

    景帝仪想着想着笑出声来,捏着凤靡初的脸皮,想着能不能捏出方脸来。

    凤靡初问,“想家了?”

    “嗯。”她出门这么久了,确实想家了。

    “你收牧笙做养子,有带他回过你南蛮的家么?”

    “没有。”她家里的事,若牧笙知道了,对他未必是好事。

    凤靡初抓牢她的手,除了知道她是湛王的后人,其余的一无所知,她在南蛮的背景,家在何处成迷一般,如若她哪一日在这里待腻了,走了,怕也没有人能知晓她的行踪,就像湛王夫妇。

    他食指上有伤口,不自觉一用力,便渗出血来。

    景帝仪低头看着,“怎么伤了?”

    凤靡初笑道,“想学着做牛肉丸子,但是刀子不听使唤。”

    她想起她的心血来潮让他学厨,他这双手是拿笔的,哪习惯拿刀子,入朝为官后,三餐有人服侍照料,更不会去碰厨房那些刀具,自然笨手笨脚,她一时戏言,他倒上心了。

    景帝仪喊来曹洛去拿药,她使唤起凤府的人也越发得心应手了,主客不分,偏偏……曹洛看向凤靡初,认命的被使唤,拿了药后就识相的出外守门了。

    景帝仪帮凤靡初上药。

    他柔声道,“在山寨时也是小姐为我包扎的。”

    “山寨里就我一个会医术。”要是她不治,可没人懂得医治他了。“那时凤哥哥的脸肿的眼睛鼻子好像挤成一堆,特别难看,没想到伤养好后,变好看了,害得寨里的姑娘都春心荡漾。”

    “我在山寨时一举一动都没逃过小姐的眼吧。”

    “你指哪件,是你想用美色勾引我身边的丫鬟偷钥匙那件?”她那时还想要是那丫鬟真受不住诱惑答应了,她要怎么引他们相互背叛。只是那丫鬟胆子太小,而她最终也决定放了他,“为达目的用些手段是可以的,不过凤哥哥既然说喜欢我,以后再使美男计的时候可要注意对谁使,拿捏好度。”

    掩藏在皮囊下的不堪,怎么她说出来就成了另一个样。他曾经为了报仇想连自己都出卖了。凤靡初轻笑,他只在乎她的看法,他的惴惴不安倒显多余了,是他一时忘了他家小姐想法从来不依寻常正道。

    怎么他想她染上离不开他的习惯,反倒自己着了魔,“小姐到底是对我用了什么邪术?”

    她眨眨眼,“那邪术太恶毒,我怕说出来吓着你。”

    凤靡初抱住景帝仪,汲取她身上的暖。他的性情在凤家满门抄斩时就扭曲了,终还是跟在山寨时那自私自利,只是藏得比从前深。

    “我年少时拥有很多,失去的也多,从一无所有到今日,花了七年。”

    景帝仪轻轻拍拍他后背,“步履维艰,凤哥哥也走到今日了。牧笙说他很佩服你。”

    佩服?有什么好值得佩服,他不过是想亲眼看着那些仇人的下场比他凄惨,“我最想要的都回不来了。”他的语调一改温和,带了些薄凉,这才是真实的。

    即使陈牧笙和他一样身负血海深仇,但可他的手比他干净,还未泯灭纯良。

    他沉默许久。

    景帝仪看不见他的神情,任由他越搂越紧,“凤哥哥想什么?”

    “在想怎么能让小姐也牢牢被绑住?”

    景帝仪问,“如果我十八岁时没有答应嫁给你,凤哥哥真能放手么?”

    他知道景帝仪能分辨得出真话假话,为了得到,他可以编出无数个谎言,就像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接近沮诵,去博取他的信任。

    他能放手么?

    他放不了手,他真真正正渴求的,其实寥寥无几,除了她还是真实的在他怀里,其他的追不回,也求不得。

    唯有她而已了,他怎么放手。

    他吻着她的头发,轻柔细碎的吻落到她耳边颊边,动情的呢喃,“小姐就不能再更多喜欢我些么。”

    “这是在对我施美男计么?”

    就像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凤靡初霎时清醒了,他深吸一口气,粗糙的掌心,纵横交错的伤疤摩挲着她的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他轻声道,“夜深了,小姐休息吧。”

    景帝仪拉住他,“怎么突然这样患得患失,是见了什么人了?”

    他认真的问她,“牧笙的根在帝都,小姐的根在哪?”

    景帝仪笑道,“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都无话不谈了?我只是随口一句。”

    只是随口么,他了解她,就像她了解他一般。算了,是他乱了方寸,她像风无拘无束,他要留,不能急在一时,“小姐休息吧。”

    景帝仪用力拽,将凤靡初带到榻上。

    她仪翻身压住他身子,四目相对,“凤哥哥,有话就该在当下说,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放在心里久了反而越放会越复杂,到时候你想说也不知从何说起了。”她笑眯眯的道,“今夜要留下来么?秉烛夜谈。”

    柔软的身体紧密的贴着,凤靡初抱着她纤细的腰身,一使力在那狭窄的榻上转了一圈,两人位置颠倒过来。

    他不懂武,若是她不情愿的,他也用不了强。可她只是抱着他的脖子呵呵笑着。他凡事惯着她顺着她,倒自食恶果,惯得她没心没肺。

    他克制道,“小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凤靡初辨不出她是认真,还是又起了玩心存心戏弄,就像那时在山寨,她亲手打开他的铐锁说要放了他,他也分不清她是真心是假意。

    她道,“看到宫里的女人都活成了那样,及时行乐果真才是最痛快的活法。南蛮民风开化,只要郎有情妻有意,你情我愿有什么不可以,凤哥哥……”

    凤靡初吻住她的唇,呼吸乱了,他将理智抛到了九霄,啃咬着她每一寸肌肤,只剩占据的念头。

    ……

    景帝仪用指腹刮着凤靡初身上的伤疤,他是被痒醒的,见他睁开眼,她便在他身上一笔一划的写着,像小时候玩猜字那样让他猜,“知道我在写什么么?”说是让他猜,却自己问完又自己答了,“我在写凤哥哥是傻子。”

    凤靡初笑了,鼻尖蹭了蹭她脸颊,“这些伤疤不觉得难看么?”

    景帝仪数着他身上的狰狞的疤痕,看是有几条,“又不是头一回看了。”

    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因为肌肤雪白,显得那密密麻麻的淤青更触目惊心,像是被蹂躏过,无一处是幸免。

    “是我失控了。”他表情和语气都十分诚恳,行为上却是凑过来又轻轻啃咬她的颈项,这狭窄的美人塌,她被他夹在他与墙之间,那么狭窄的禁锢,他困着她安心又安稳。

    景帝仪摸到他的脸,烫的,“凤哥哥不会是害羞了吧。”

    她已经习惯他道貌岸然,可别回答是。

    她摘下脖子上的火珀戒指,戴到凤靡初手上,将戒指上的琥珀拨开,让他看到戒指暗藏玄机,“高祖之物。”她晃了晃手里的镯子,这是交换,“不要摘下来。”

    曹洛站在门外,哼了哼,又怕里边的人耳鬓厮磨听不到,于是又多咳了两声,倒不像往日早晨,端着洗漱的温水就进去,“大人,该准备上朝了。”

    景帝仪坐起身,抓起凤靡初的手覆在她心口处,“我这不舒服,原还想叫凤哥哥帮我揉一揉,不过算了......”将他的手挪开,颇为可惜的道,“凤哥哥得上朝,国事为重。”

    她抓起衣物要下榻,凤靡初伸手将她搂了回来,在她耳旁轻喃,“妖精。”

    景帝仪笑道,“那凤哥哥是要上朝还是陪我这妖精?”

    那一日凤靡初告了假。

    景帝仪叫人从湛王府取了换洗的冬衣首饰来,好似要长久的住下,白雪和阳春也跟到凤府来伺候,景帝仪问起府里情况,白雪稳妥道,“银樱性子比较沉稳,我已经交代过了,府里那些杂事,轻微的她全权处理就好,若是要紧的事,就到凤府里禀报过小姐再决定。小姐不在的这段时日,府里的女眷必须照常在早晨时习武强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有帝来仪第十六章 长久住下》,方便以后阅读有帝来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有帝来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龙虎娱乐平台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
优乐娱乐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梦之城平台
龙虎娱乐平台龙虎娱乐网龙虎娱乐城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