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445章 宙王的重生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浮沉 书名:末法之妖孽符神

    那神秘意念的主人自称是上一代‘王城’的主人。

    他在给阿沙迦加持信仰的同时,也搜尽了他所有的‘记忆’,对雅廷诸事有了一个十分全面的了解,等于雅廷的神史被他彻底的了解了。

    原来还有两个人可以利用,就是波塞冬的转世阿克斯和哈迪斯的转世塔罗斯。

    这两个人现在也被关押在‘司刑殿’所属的‘阴狱’之中。

    只要和‘众神权杖’的主人对立,就是神秘意念主人拉拢的对象。

    他真的是上一代‘王城之主’,那么他想恢复昔世的荣光,就必须融合他留在‘王城’之中的强横无匹之意志,这意志在他当年锻造王城规制是留下来的,是纯粹的意志,没有任何他的烙印,所以他想动动念头就收回这意志都不可能。

    唯一的途径就是重新掌控‘王城’,才能最终融合那意志。

    那意志现在等于是无主之物,谁掌控了‘王城’,谁就能得到那意志。

    在‘王城圣廷’开启的那瞬,他在遥远星域的精神意念就感应到了,所以赶过来布局一切,可以说是‘王城’是他重新崛起的基础,拿回王城,他要恢复昔世荣耀就简单千百万倍,拿不回‘王城’,他想重回昔世颠峰就无比困难。

    他这缕纯粹的精神意念就是一缕思维,因为他在神魔大战中失去了肉身本体,他的意念没有了根,只余一缕苟延喘息的魂,所以他现在虚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按理说,‘神’的一缕意念就足以横扫万界诸天,但那种强势意念来自人家无比强大的本尊,意念中携带着无敌无量的威能,随时能一念化形出来,把违背意愿者击杀,但他现在的情况不同,他失去了强大无匹的‘根源’,他的意念就是一缕纯粹的念力,也可以理解为‘思维波动’,不含任何的威势能量。

    没有驾御意念的本体,就如同孤魂野鬼一样可怜。

    这神秘意念主人,现在就是‘孤魂野鬼’的状态。

    他那缕残魂是万万不敢动的,藏在极其隐秘之地,甚至不与他这缕精神意念相联系,不然被强者发现,顺藤摸瓜找到他的残魂所在,一举灭杀,他就真死透了。

    意念就是思维,而思维是无法夺舍的,最多是搅乱别人的思维,严重的就是使那人变成精神病患者,他也受益不了,所以他只能说服阿沙迦。

    以他神级的意念要控制阿沙迦的精神,甚至主控他的灵魂也没有问题,但阿沙迦是个太渺小的人物,不值得他耗费那些时间和精力,他在王城布局一番,等以后时机成熟再谋夺,他眼下要做的大事是为他的残魂寻找一个强大的本体。

    正如他对阿沙迦所言,灵魂夺舍才能叫他重生,才有了恢复昔世荣耀的基础。

    他的灵魂找不到强大的归宿,他就没有重捡荣耀的基础。

    哪怕是夺取‘王城’,也要他的本体前来,纯粹的意念没有用,因为他这缕意念没有携带能量的资格,根本没有催发‘王城’的动力,再说了,现在王城只认秘钥‘众神权杖’为主人,别人也无法催动它,只会惹来它的反噬。

    就算他本体本尊到来,也只能先夺取姬丝娜的‘众神权杖’。

    没有‘众神权杖’,他这辈子都得不回‘天使王城’。

    所以他只能在姬丝娜的身边找一些对她的不满者或对立者,伺机而待。

    不过他也算找对了人,阿沙迦经历了这次的事,也的确是因爱生恨,对姬丝娜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甚至生出了‘叛’心,只是碍于信仰的封困……

    但众神契约的信仰封印被神秘人解除了,阿沙迦就把自己的思想完全解放出来,他从此以后不再是‘众神’的奴仆,但,他变成了另一个神秘者的奴仆。

    不过为了报复姬丝娜,他不在乎这些,只要那人能给予他所需要的一切。

    “……阿沙迦,我从你记忆中获得了你们雅廷的诸事,原来这个姬丝娜是第三代雅廷神王,你们都是她的守护神,而实际上,你们都是‘我’的后裔,你们雅廷不过是靠‘众神权杖’起家的一股势力,众神权杖的威能诞生出了众神契约,用信仰之力控制信徒,实际上权杖只是启动‘王城’的一把钥匙,也没有什么,但在你们手里,这权杖就是惊天动地的**器,是的,哪怕搁在天界,权杖这绝品仙器也是顶级的**器,是横扫诸仙的无上威宝,你们来到异世是为了寻找众神本源,其实你们已经找到了,天使王城就是众神权杖的本源,众神权杖所有的威能力量,都来自于‘天使王城’,它也是掌控‘王城’的唯一秘宝……”

    “爹,您是伟大的存在,是众神本源的主人,请赐与我力量吧,让我来掌控权杖,替您管理这些后裔,我阿沙迦现在开始就是您的儿子……”

    爹,是什么含义,阿沙迦已经知道了,父亲,艹,好吧,有个牛逼父亲也好。

    “阿沙迦,我现在无法赐与你力量,但可以传授你秘技功法,你记住你的使命就可以了,那就是替我夺取‘权杖’,你还有两个伙伴,塔罗斯、阿克斯,你们出来吧,以后和阿沙迦一起合作,为谋夺‘权杖’而奉献你们的一切。”

    下一刻,塔罗斯、阿克斯都出现在了‘冥狱’。

    这两个人对姬丝娜也是恨之入骨的,他们被姬丝娜剥夺了神位,更弱小的可怜的让他们欲哭无泪,所以神秘意念很快就让他们投诚过去了。

    在元罡境的阿沙迦面前,塔罗斯和阿克斯就和蚂蚁一样渺小脆弱。

    他们的境界还在凡阶,甚至连‘术尊’都没有达到,只能仰望大仙阿沙迦。

    “……我了解了你们的雅史,有一个人可以利用,通过这个人,你们可以获得力量,那个人就是昔世雅廷的‘天后’艾瑞芙,你们的上一代神王宙s是个阴险诡诈的家伙,但他深谋远虑,居然把他自己一丝魂灵封印在艾瑞芙的灵魂深处,他似乎算计到了什么,才有此安排,我别的做不到,但可以解除掉他的封印,让他提前出来做些事,这样的话,你们就是一个小团体了……”

    阿沙迦心惊的道:“爹,那个艾瑞芙这一世是方堃的女人了,她可信吗?”

    “她心中深藏着对方堃的不满,倒是十分思念她昔世的丈夫宙s,而且这个女人的野心极大,只是她没有机会从方堃那里获得更多,宙s若是出来的话,肯定能让她归心转意,甚至成为一颗绝妙的棋子,哈哈哈,任何一股势力一但从内部开始腐烂,那么它的败亡就是注定的了,你们好好的配合,将来有无穷的好处。”

    “是。”

    阿沙迦、塔罗斯、阿克斯齐声应诺。

    ---

    艾瑞芙的确对方堃不满,但她把这种不满深藏在心底,实在是方堃的女人太多了一些,她想争宠都没得争,因为她都没有机会在方堃身边出现。

    更何况方堃对她也不是很信任,伊卡迦要比她艾瑞芙受宠的多,但也因为‘湿王’的存在而受到了方堃的考验,至少伊卡迦获得的不少,不可能象她这样抱怨。

    艾瑞芙甚至都不如福丽波和海菲亚获得的多,那两个战斗力很强的女神在方堃眼里也比艾瑞芙的作用大的多,而且他更信任福丽波和海菲亚,却不信任她。

    艾瑞芙当然是很无奈的,现在就是混日子,混一天算一天。

    这次‘王城圣廷’开启,雅廷换圣廷,艾瑞芙也得到了好处,被勅封为亲王之一,掌理‘资宝殿’,这完全是因为方堃的原因,姬丝娜才给她们三个这种权势。

    要说姬丝娜的心胸还是极开阔的,她之所以‘信任’她们,主要还是因为众神契约对她们的约束,知道她们不会背叛自己,又因方堃的关系,可以让她们掌权。

    对姬丝娜来说,这些都是小节,根本不能引起她多少关注,她做为神王的目光放在更宏大的战略方向上,因为勅封系统的存在,她都不考虑麾下所有人的修行,只要她晋升,他们就能晋升,只要她更完全彻底的掌控‘王城’,她的势力就会越来越庞大,所以内部事务都是小节,她现在只关注自身的发展。

    当然,昔世雅廷的不良风气,她也不希望出现在这一世的圣廷中。

    所以她对阿沙迦很失望,此人辜负了自己对他的信任,那就让他泯然与众吧。

    欣赏是欣赏,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姬丝娜还是很有决断的,既然你阿沙迦不是那块料儿,我也没必要让你站出来丢我的脸,该敲打的时候,她绝不手软。

    拿阿沙迦开刀,也足以震慑众人。

    阿沙迦的下场吓坏了黛尔丝,这个女人再不敢出来搅风搅雨了。

    倒是艾瑞芙抖了起来,资宝殿的实妹掌握着,延伸出去就是整个过亿子民天使一族的修行资源掌控者,这权势就是逆天了啊,艾瑞芙自然是无比踌躇。

    坐在资宝殿上,她似乎找到了昔世做为‘天后’的一些优越感。

    那一刻,她无比怀念昔世之荣耀,昔世之地位,她是神王之下第一人,哪怕是宙王对她也百依百顺,宠信有加,她打击异己的手段层出不穷,她在宙廷建立起她天后的无上威严,‘雅典娜’都要看她的脸色,那时是何等的威风八面?

    现在呢,却要看‘雅典娜’转世姬丝娜的脸色,唉,昔世风光不再了啊。

    一时的失神,沉缅在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突然,灵魂深处一阵颤抖,一股无比熟悉的气息弥散出来。

    “啊,是宙王吗?”

    “是的,我的天后,你还记得我?我都担心我沉睡了太久,你把我忘掉了。”

    “天呐,迈嘎得,我亲爱的丈夫,我怎么可能忘掉你?你、你真的回归了?”

    艾瑞芙一阵的战栗,她担心自己在做梦,昔世丈夫对她的爱宠,给予她的权势,太让她怀念了,太让她沉迷了,这一世的方堃简直不能和宙王相比。

    下一刻,她神识中回响起宙s的声音,“亲爱的,你是我的妻子,我挚爱的妻子,我入灭之前,在你的灵魂深处植入我的一缕魂灵,就是为了你转世之后方便寻找到你,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一世的你居然成了别人的女人,唉……”

    “呃,亲爱的,我也没有办法,我是被那人强迫的,他是强大的存在,至少是我们雅廷无法抗衡的强大,连处女神‘雅典娜’的转世姬丝娜都向他奉献了贞体,而神王的守护神中,除了那个y‘浪’的爱神黛尔丝他看不上,其它的都被他给上了,其实我心中无比渴望你的回归,但是那个人太强大,更拥有强大的法器及秘法秘技,亲爱的,你魂灵苏醒也不是他的对手,”

    “哼,我的底蕴又岂是他能知晓的?我的靠山无比强大,是众神真正的本源,他也不过是一只蝼蚁,暂时让他嚣张着,我现在需要一具强横的躯体接纳我的魂灵,我必须夺舍重生,才能再续我神王的辉煌之路,亲爱的,我能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了,你帮我务色一个夺舍的目标,至少要金仙境界的躯体,”

    艾瑞芙秀眉一蹙,“金仙境啊,那就只能在六男神中选了,阿沙迦已经被姬丝娜扔进冥狱,剥夺了勅封,听说只是元罡初仙境,可以排除他,剩下的五个是雷神的转世雷德斯、死神的转世帕罗、光神阿利斯泰、战神阿瑞斯的转世费尔斯、还有海神图塔,亲爱的,就这五个,其中光神阿利斯泰是个意志坚卓的人,也可以排除,况且他和福丽波的关系不错,向他下手容易引起福丽波的怀疑,图塔是姬丝娜提拔上来的新神,也不宜轻动,你在战神、死神、雷神中选一选?”

    “他们都是第三代‘神’,而且还是转世之身,我并不了解他们的状况和他们现在面临的形势,你替我分析一下他们的优劣,你觉得谁更合适我去夺舍?”

    “亲爱的,关键是你有没有‘夺舍’他们的能力,其它的都不重要。”

    “哈哈哈,这个你不用担心,‘夺舍’一位金仙的能力还是有的。”

    “那为什么不夺舍更高境界的呢?那个人,现在是‘尊仙’境界,而且他拥有秘宝无数,你要是夺舍了他,那就……”

    宙s道:“亲爱的,你以为我不想?正因为那人有秘宝无数,底蕴神秘,我才没有夺舍他的把握,搞不好反被其吞噬,那就得不偿失了,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是的,方堃拥有的底蕴,根本不是艾瑞芙能了解到的,她倒是想让宙s夺舍了方堃,毕竟她享受惯了方堃的雷质之躯,换个普通人,她肯定食之无味呢。

    这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方堃的强大,掌控着极强的势力以及诸多优势。

    一但夺舍了方堃,就能坐享其一切硕果。

    但是夺舍方堃的风险太大了。

    艾瑞芙也不认为宙s能夺舍方堃成功,几率非常之小。

    “那好吧,雷神或许是最优的选择,他现在的情人弗卡丽也是十二仙使之一的金仙强者,倒是也能增加我们的实力,这对我们进一步掌控圣廷是有帮助的。”

    “嗯,雷神,应该是不错的选择,他掌控自然界雷电的力量,是三神中最强的一个了吧,当年我亲自掌控雷电之力,这是大杀器,岂容他人染指?”

    “亲爱的,真正的雷霆力量,可不是雷德斯所掌控的那点,他和方堃比起来连一只蚂蚁也算不上,据我所知,方堃得到的是远古雷帝的传承,那才是真正的雷霆威能,随便一个雷阵释放出来,方圆万里就变成雷的海洋,这是亲爱的你昔世都做不到的高度,而雷神的能力就是御控一道雷力,一道闪电,怎么和人家比?”

    宙s叹道:“雷之海洋?那是何等威能啊?我为神王时也不可能布施雷洋,看来我们的雅廷神史也不过是宇宙中一料尘埃,投在星海中连一朵浪花都溅不起来。”

    “所以,亲爱的,夺舍方堃不现实,要冒奇险,我也只是说说,你背后的本源大靠,怕也没有帮你夺舍方堃的把握吧?”

    艾瑞芙试探着问。

    宙s道:“我们的本源大靠是‘神级’存在,只是他一缕意念投放,远遥亿万时空,对他的能力削弱的太厉害,的确没有十足把握夺舍方堃,但是夺舍雷神雷德斯还是轻而易举的,雷德斯没有什么底蕴或法器,我们还是安稳行事吧。”

    “那神还有什么指示?”

    “他是真正的神,是本源之主,是我们再强横也要仰望的存在,也是我们真正要信仰的根源,他将代替众神契约成为我们的新信仰根源,亲爱的,先从你开始转变信仰根源吧,信仰我、信仰我、信仰我、我是你的丈夫、你的男人……”

    “是的,你是我的丈夫,我的男人……”

    众神契约的信仰之力,被宙s释放的信仰之力代替了,那神秘意念借宙s的魂灵对艾瑞芙施加了更强大的信仰控制,几个呼息之间,艾瑞芙就成了他的信徒。

    至此,神秘意念的主人也就没有了疑问,剩下的事他都可能交给宙s去办。

    宙s也就成了在‘王城’中的代言人,而阿沙迦只是宙s一个助力,因为他不能御控艾瑞芙,要掌控这个女人,非其前夫宙s不可。

    而宙s的魂灵悄悄从艾瑞芙的灵魂中出来,在‘王城’中开始了秘谋计划。

    第一个被搞定并灭去了自主灵魂的就是雷神的转世雷德斯。

    他得到艾瑞芙的邀请,做为仙使之一,每三位辅佐一位亲王,雷德斯知道三亲王要挑她们看中的人,艾瑞芙邀请自己,就是想让自己去辅佐她吧。

    但是雷德斯没想到,此去成了生命中的绝响。

    当他的灵魂被宙s的魂灵压碾成粉渣的那一瞬,他明白了一切。

    “是、是宙王吗?为什么是我?我……”

    “雷德斯,为了众神的荣光,你奉献你的生命和躯壳,也是你的荣耀,神史中会记载你的功绩,等我强大起来之后,我可能复活的灵魂。”

    “你、你、你……”

    雷德斯充满无边的恨,但却抗拒不了宙s的夺舍,他最后一丝灵魂被绞碎。

    夺舍了雷德斯的宙s就这样‘重生’过来。

    他立即把艾瑞芙搂住,撕剥她的法袍,“亲爱的,我太想你了……”

    “不可,亲爱的,你不能碰我,暂时不能……”

    “呃,为什么?”

    “我体内有方堃秘布的雷阵,我若与你阴阳和谐,他可能会生出感应。”

    “我去,可恶,太可恶了。”

    艾瑞芙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她体内的确有方堃的一道雷符,雷符中自然可能秘藏着方堃的神念延续,万一给他察觉了什么,那一切都完了。

    宙s眼球血红,盯着艾瑞芙,我的妻子,我居然不能碰?

    艾瑞芙只有苦笑,“你若是忍不住可以来,但,后果我不负责。”

    “气死我了,好吧,我先忍了。”

    宙s也没辙,他不敢冒险行事,再忍一段时间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末法之妖孽符神第0445章 宙王的重生》,方便以后阅读末法之妖孽符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末法之妖孽符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龙虎娱乐平台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
优乐娱乐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梦之城平台
龙虎娱乐平台龙虎娱乐网龙虎娱乐城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