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将军和长公主

第154章 那一些陈年辛秘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请君莫笑 书名:女将军和长公主

    李娴坐在林白水的床边, 小家伙如今一天天长大, 对周遭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特别在意识到“阿爹”这个词的真正含义之后, 明明那人在她幼小的记忆中已经模糊,却偏偏不停的打听,特别是在知道她爹爹是镇守边关的大将军之后, 不但对林挽月不能回家丝毫不介意, 感情反而要比自己这个时常陪伴在身边的娘亲还要深厚。

    李娴对此深感无奈, 是要说这人的魅力独特呢?还是要归功于林挽月对林白水倾注了同等的爱呢?

    李娴不禁回忆起林挽月宠溺林白水的样子来。

    看着熟睡的林白水笑了笑,悄悄起身准备离开,却被秀阁中最显眼的一面墙上,挂的一幅画吸引了目光。

    这幅画,是自己画的,年初小白水的生辰, 府中应有尽有, 吃穿用度样样不缺, 自己便问她:生辰想要什么礼物?

    却没想到小家伙认真的思考了半日,对自己说:想要爹爹。

    提起那个人, 自己忍不住一阵怅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连过年都不回家了呢?

    早就料到的结局, 不是吗?那人的秉性。

    没有期待, 便不会失望,从小到大,总习惯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只有这样才是安全的。

    可是小慈说,自己这阵子,出神的情况越来越多。

    且不说北境路途遥远,就算自己带着白水去了,那人也是万不想见自己的,何必自寻烦恼?

    独自沉浸在书房半日,终于提笔,一路行云流水,纸上便出现了这人的轮廓。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即使不看她也可以画的这样流畅。

    如墨的长眉,坚毅而又有神的双眼,直挺的鼻子,再下面却顿住了。

    那人的唇也很好画的,薄薄的抿在一起。

    只是……这样画,会不会看上去有些凶恶?若是吓到了小白水,来日这人会不会怪自己破坏她在孩子心中的形象?

    李娴笑了起来,托着宫装的广袖,轻笔勾勒,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嘴角带了几分柔和的弧度。

    有了这抹笑意,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

    这人极少笑的,可是她笑起来很好看,笑容很干净。

    画在小白水生辰那天送给了她,小姑娘展开画卷的时候,一直都是期待的表情,眼睛亮晶晶的。

    “这就是爹爹。”

    “啊~~~~爹爹好漂亮!”

    李娴笑而不语,这个年纪的孩子还不能够区分男女之美。

    不过到底所言不差,确实很漂亮的。

    小白水捧着画轴好久都舍不得撒手,最后让奶妈将画挂在了秀阁里最显眼的一面墙上。

    自小白水的生辰后,李娴便对北境的暗桩下了命令,今后绢报只提北境军事便可。

    单方面,绝了那人的消息。

    这场赌局,到底是输了吧。

    自从儿时明白男女之情后,也曾幻想过自己未来的生活,可是每每想到自己要与一名男子共度一生,心里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这感觉令自己非常不适,甚至想过终身不嫁。

    母后病逝,十二暗旗被交到了自己的手上,这十二旗遍布各地,自己的眼界终于可以脱离书本,可以收到各种各样有趣的绢报。

    直到有一天,去北境的路上,自己亲眼看到小十一与秘密追来的余闲躲在落脚院子角落里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那一刻,自己的心仿佛出现了一个裂缝,后来二人耳鬓厮磨,那神情绝对超过了姐妹之情。

    偷偷看着这二人,自己的心中竟然生出了阵阵向往。

    终于明白:自己是喜欢女子的。

    再后来,遇到了洛伊。

    那一战,北境十六路先锋郎将陨落七成之数,自己便知道,匈奴之中有高人坐镇。

    对方的目的很明确,擒贼先擒王,在无法对阵高阶军官的前提下,集中火力大量杀死了先锋郎将。

    培养一名将军要比培养一名士兵耗时费力许多,而先锋郎将虽然官阶不高,若是长此以往北境的人才储备一定会不足,用不了几年就会出大问题的。

    那一夜,自己苦思冥想,正打算找舅舅商议的时候,幽琴来报:有故人求见。

    故人?北境怎么会有故人?这些年自己一直深居简出,何谈故人?

    最终没有忍住心中的疑惑,带了几名得力的旗主深夜赴约。

    到了约定的地点,对方只有一人。

    屏退左右,那人掀开大袍,显出离国人的脸庞来。

    “好久不见了,小娴儿。”

    思绪翻江倒海的袭来:“你是……洛神医?”

    那人大笑:“我叫洛伊,难得你还记得我!”

    时光倒回多年前,元鼎十二年,那年自己八岁,母后孕有珠儿四个月,突然见红,是胎儿不保的脉象。

    御医综合诊断了几日,也得不出个所以然来。

    父皇一气之下命人贴出了皇榜,能令母后母子平安者,重赏。

    第二天,便有人揭了皇榜,自己好奇跑过去看,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洛伊。

    那年洛伊十六岁,少女打扮,行为举止毫无礼节可言。

    面对父皇的质疑,她甩出了一方红色正方形令牌,上面烫着一个“药”字。

    父皇看到令牌之后大喜,后来我才知道:在离国的土地上,有一处不归朝廷管辖仙境般的所在,里面有药王谷,相传药王谷又叫阎王殿,进了药王谷是生是死由药王他老人家说的算。

    没想到洛伊小小年纪居然是药王他老人家唯一的嫡传弟子,前几年药王突然消失,洛伊接掌药王令,成为新一代的药王。

    用洛伊的话说:她不想做这个药王便四处寻找师父,行至京城,见到皇榜,便随手揭了。

    那日,凤藻宫的寝殿内,只有父皇母后,洛伊和自己。

    洛伊把手往母后脉门上轻轻一搭,便扭头对父皇说:“皇后中了毒。”

    父皇听完后,让我离开。

    后来,父皇和母后大吵一架,父皇拂袖而去,洛伊留在了凤藻宫中专门医治母后,直到珠儿满月。

    洛伊翩然离去,临行前她从药王谷调来了四位外门弟子,父皇将四人安置在御医院,便是后来的“望闻问切”。

    生下珠儿后,母后的身体极度衰弱,珠儿从小身子便不好,这些年一直由四大御医用洛伊留下的方子温补着。

    到珠儿八岁才摆脱了从胎中带出的毒,那一年母后仙逝。

    那一年,我十六岁,接手了十二支影旗,第一件事便是着手调查当年的下毒事件。

    却不想,调查出了一桩宫廷辛秘。

    原来当年洛伊对父皇和母后说:孩子若是拿掉,由她开一副方子,调养个两三年,皇后的身体可以恢复如初。

    若是执意生产,在生产当日,毒素会侵入产妇的五脏,孩子也会带毒。

    孩子可以平安长大,皇后会短寿。

    不过不管是否保全孩子,母后都终身不能行房。

    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续了好久,那天洛伊坐在一边饶有兴致的吃着梨子。

    母后决定生下孩子,父皇和母后大吵了一架,拂袖而去,最后还是依了母后。

    后来的日子,洛伊的变化是显著的,从最开始每日行了针就拿着令牌四处游玩,到后来几乎衣不解带的照顾母后,寸步不离。

    我不敢犯上揣测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只是多年后与洛伊相见的夜晚。

    她对我说:“你站在营墙上,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像极了你的母亲。”

    洛伊还说:这些年,她虽然逐步接掌了药王谷,但心底依旧不想过被药王身份束缚的生活,于是她离开皇宫后一路寻找老药王,几年前她打听到老药王似乎在离国和匈奴边境一带出现过,便来到了这里。

    却不想,苍天作弄,医者不能自医,到了这边她竟然病倒了。

    被匈奴头曼部的曼莎女王救下,为了报恩,她便留在了曼莎的身边。

    一待就是三年。

    彼时的曼莎部还是匈奴内名不见经传的小部落,距离离国边境很近,时常会与离国作战。

    曼莎部虽小,但曼莎女王不容小觑,雄心壮志,用兵有道。

    离国有几次损伤惨重的大仗,都是与曼莎部打的。

    洛伊与我坦白她喜欢女子,我们谈了很久,约定:她倾其全力的助我,待到珠儿登上大宝,我给她一次机会。

    于是洛伊带来了曼莎,那个如豹子一样的女人。

    那一年,我与曼莎答成盟约,将北境几十万大军过冬的粮草为盟礼支援给头曼部,并且暗中提供一些资金上的帮助,提升头曼部的兵器,马匹。

    回报是曼莎部要在必要时刻倾尽全力助我拿到北境帅印,并且拿了粮草之后的两年,要对北境边关秋毫无犯。

    曼莎做到了,有了足够的粮草,她真的没有再来抢北境分毫,并且用我提供的资金换了全新的装备,加上足够的过冬口粮,在元鼎三十年年初,曼莎带领头曼部,成为匈奴五大部之一。

    五胡乱法那个秋,曼莎邀我见面。

    她提出北境雄狮助她扫平其余四部,若是由她统领草原,定与离国修订盟约,世世代代永不侵犯。

    我却只能苦笑,如今帅印虽然到手,我却再不能左右她了。

    洛伊说的对:纸里包不住火,我已经决定和她坦白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更新来了,信息量有点大哦~

    推荐阅读,公主第一次来北境的时候。

    在林挽月带人干掉图克图部的牛羊之后,我特意写过北境那一年是没打仗的。

    至于幽琴掌握了什么情报,以后再交代。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鞠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将军和长公主第154章 那一些陈年辛秘》,方便以后阅读女将军和长公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将军和长公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龙虎娱乐平台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
优乐娱乐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梦之城平台
龙虎娱乐平台龙虎娱乐网龙虎娱乐城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