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妁之言[民国]

第21章 跳舞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开花不结果 书名:媒妁之言[民国]

    之后, 萧安澜又连着忙了好几日。

    他不能来找俞宛如,又想了新的法子, 每次叫司机送礼物过来时, 就写一封信, 让司机转交到他媳妇儿手上。

    俞宛如第一次收到那封短短的信, 还以为是什么正经事,等拆开一看,见里头满目都是, 好想你, 想牵你的手,想亲亲你,立刻就臊得满脸通红, 不敢再看第二眼。

    那司机还在那站着, 说:“俞小姐, 少爷让我把您的回信带回去, 还说我如果空着手, 就别回去了, 您看……”

    俞宛如咬着唇, 小声道:“请你等一等。”

    她提着裙摆小跑回房,展开笔纸,思索着要给萧安澜回些什么。

    像他那样直白的话,她当然是写不出来的,想了许久,落笔写了一行:好好工作, 不要开小差。

    写完,她放下笔就打算折起来,可是折到一半,心中又开始迟疑,只写这么几个字,而且,还是这样公事公办的语气,会不会让人觉得太没人情味儿了?他看见了,会不会不高兴呢?

    她心里天人交战,拉锯许久,最后还是又把那张纸摊开来,在那一行字的下面,写了一行更小的字:按时吃饭,少喝点酒,注意身体,多多休息。

    写完这一行,她又搁下笔,将信纸折起来,但在塞进信封的时候,又一次犹豫了。

    这一次犹豫得更久,终于再次将信纸摊开,又写了一行更小的字:我等你来找我。

    之后,她匆匆将信纸折好,不敢再给自己迟疑犹豫的时间,红着脸将信封交给司机。

    不久后,萧安澜翘着腿展开他媳妇儿给他的信。

    一见上头那娟秀的字,他脸上先就裂了个笑。

    第一行看完,他点点头。

    第二行的字有些小,只得凑近了看,看完那十六个字,他咋咋嘴,说:“媳妇儿说的有理。”

    第三行字更小,他只得把信纸拿到眼前仔细辨认,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坐在原地不动,没多久后忽然站起来,冲到外头敲了敲秘书的桌子,“赶紧给老周发电报,让他给老子滚回来。磨磨唧唧的,难怪二十几年连个媳妇都搞不定,老子不给他看摊子了,我要找我媳妇儿去。”

    秘书先生看着他满脸的红光,默默的把这是您自己的摊子,这句话憋回心里。

    又过几日,萧安澜终于出现在俞家。

    俞宛如与他在花园中见面,轻声问他:“今天怎么有空来?是不是又把公事推了?”

    萧安澜说道:“老周终于回来了,我以后不用老母鸡抱窝一样在那守着。”

    俞宛如疑惑地歪了歪头,“老周,是你另一个朋友么?”

    萧安澜说道:“对,你还没见过,他现在替我看着万昌饭店的场子。

    说起来,这家伙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以前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在老周留洋的时候,跟别的男人跑了,现在在省城。不久前,她给老周写信,说她丈夫打她,老周就去省城找她了。结果你猜怎么着?老周去把她丈夫打了一顿,要将他未婚妻带回来,那女人却反而对老周又哭又骂,说不要他多管闲事。哎呀!也就老周那家伙磨磨唧唧脾气好,要我早削死那两个了!”

    俞宛如听得皱眉,联想起她的好友苏小曼相似的境遇,心有所感:“”你知道么,小曼姐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她和她的丈夫成亲两年,结果她的丈夫跟他们报社一名女记者好上了,小曼姐气不过,就跟他和离。”

    萧安澜瞪了瞪眼,赞叹道:“看不出来苏小姐这样真性情,敢爱敢恨,我佩服她。我看她虽是名女子,比老周却强多了。”

    俞宛如轻轻摇头,说:“我们不是周先生,无法理解他心中的感受。不好对他的做法多说什么。”

    萧安澜摆摆手,说:“反正我现在对他就是看不惯,我跟他说了,如果他再去找那个女人,我就要跟他断交,省得看得我心烦气闷。算了,不说别人。宛如,我娘说咱们两个的婚礼,到时候要采用新式婚制,办文明婚礼,她让我先给你透个气。”

    俞宛如顿时有些紧张,“什么是文明婚礼?”

    萧安澜说:“别担心,其实跟我们传统的婚礼差不多,只是只是拜天地的环节改成了由证婚人读证书,再由我们两人交换戒指,之后也不必立刻送入洞房,你跟我要一起给客人敬酒,晚上还有一场舞会,我们要跳开场舞。”

    俞宛如边听他说边点头,等听到开场舞几个字,立刻瞪圆了眼睛,揪着手帕道:“我、我不会跳舞,怎么办?”

    萧安澜拉过她的手,将纠缠在手指中的手帕解开,说:“不要老绞手帕,你看你的手指都勒白了。不会跳舞没关系,我教你,很简单的。”

    俞宛如的手被他握在掌中,手掌热乎乎的,脸上也觉得有些热起来,“我从前从来没有跳过舞,这样也学的会吗?”

    萧安澜说:“难道别的人在学跳舞之前就会了吗?我也跳得不好,到时候咱们两个胡乱跳跳,两个人一起丢脸,那就不丢脸了。”

    俞宛如晓得他是在逗自己开心。嘴角微微勾起,轻声说道:“哪有你这样的?两个人丢脸,不是更丢脸了?”

    萧安澜笑道:“不怕,我的脸皮分你一半。来宛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学,我先把节拍节奏教给你,改天我将留声机般过来,咱们跟着音乐再跳几遍。”

    俞宛如看了看四周,他们此时在俞府花园的凉亭里,凉亭四周没有什么遮挡,若有人在院子里走动,一下就可以看见他们。

    不过,除了这里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地方,她抿抿嘴站起来,“现在就开始吗?”

    萧安澜也站起来,与她面对面站着,“先把手伸出来,我们要跳的是华尔兹,也叫慢三步。右手放在我的大臂上,不要超过肩线。左手跟我的右手握住,对,就是这样。

    慢三步最基础的舞步是直步,它的节拍是强弱弱,也就是说,第一步踏出去重一些,后两步越来越轻。

    我的左脚先前进,你的后脚跟着退,对就是这样。我前进三步,你后退三步,每一步脚尖都踮得更高,然后反过来,你前进三步,我后退三步。就是这样。我们再试一遍,一二三……”

    两人就第一个最基础的舞步走了大约有一盏茶时间,俞宛如从最开始紧张小心谨慎,紧紧盯着自己脚下,生怕把萧安澜踩到,到后来慢慢变得自然自信,腰板挺直,目光看着前方,舞步越来越流畅优美。

    萧安澜看着她,赞许道:“你学得很快,比我当初厉害多了。我当时学的时候,差点把我舞蹈老师的脚踩肿。”

    俞宛如羞涩地笑了笑:“是你教的好。”

    天气炎热,走了这一会儿,萧安澜额头上就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俞宛如道:“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萧安澜点点头,也不松开她的手,牵着她坐在石凳上。

    俞宛如没好意思让他放开自己,只得让他牵着。

    桌上有一盏酸梅汤,她的一只手被萧安澜握住,便用剩余的那只手给他倒了杯酸梅汤。

    萧安澜说:“慢三拍有好几种舞步,我们刚才学的是前进步和后退步,等一下要学左转步,先好好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他嘴里说的十分正经,一副好老师的模样,握着俞宛如的那只手却不□□分的动来动去,捏两下松开,又捏两下再松开。

    俞宛如只能尽量忽视手上的热度,低着头慢慢回想方才的舞步和节拍,想要以此来转移注意力。

    萧安澜哪里甘心被她忽略,捏捏她的手,指尖在她掌心挠了一下。

    俞宛如有点怕痒,整个人轻轻一缩,轻声说道:“你做什么呢?”

    萧安澜理直气壮问她:“你怎么都不理我?”

    还要怎么理他呢?俞宛如心里想,难道也学他这样捏她的手吗?她可做不出来呀。

    好在萧安澜只是为了得到关注,没有非要她一个答案,又说:“我送你的那些唇膏,怎么都不见你涂?”

    “我在家里不曾出门,涂它做什么呢?”

    “涂给我看啊,”萧安澜理所当然道:“我还没尝过那几种唇膏,不知是什么味道的。”

    俞宛如红了脸,小声嘀咕:“再也不给你尝了,又给娘知道。”

    萧安澜笑得意味深长,“怕什么?伯母早晚要知道的。”

    俞宛如不理他。

    两人坐了一会儿,萧安澜牵着她的手站起来。

    俞宛如以为他要教新的舞步,忙跟他面对面站好,手自发地扶上他的大臂。

    萧安澜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五指并拢,扶在她腰上,而后手臂忽然使力,将俞宛如整个人拦腰抱来靠在自己身上,并且迅速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今天没涂唇膏,不过,原滋原味,味道更好。”他在俞宛如耳边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萧大少:媳妇儿的唇……呸,媳妇儿的舞跳得真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媒妁之言[民国]第21章 跳舞》,方便以后阅读媒妁之言[民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媒妁之言[民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龙虎娱乐平台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
优乐娱乐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梦之城平台
龙虎娱乐平台龙虎娱乐网龙虎娱乐城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