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嘉记忆

60.第6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公子如兰 书名:独嘉记忆

    强烈推荐:

    第60章

    与之前在yy时听壮志凌阳pia戏不同, 这一声“嘉嘉”带着熟悉到让徐嘉毫无防备乃至毫无抵抗的冲击力,穿破那一层这些年来故作轻松与淡然的保护罩, 直抵内心深处他一直存放着的过去的地方。

    他和卫凌阳所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不管是童年时期的追逐打闹, 还是少年时期的情窦初开,亦或是热恋时期的甜言蜜语, 他都将之间存放在那里, 能打开的人只有一个。

    卫凌阳。

    徐嘉无声地喊出熟记于心的三个字,感觉在这一瞬间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又感觉突然间被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是你吗?

    他不敢问出这三个字。

    卫仲齐的事故、何敏玉的恳求、卫凌阳的挽留、心理医生的问诊等一系例事情犹如走马观花似的时常在他面前上演一遍, 无形中凝成一道愧疚的枷锁,这么多年来一直层层叠叠地锁在他胸口处,他挣不开, 也不敢挣开。

    他不止一次后悔当年在美国看到卫凌阳在街头抽烟的时候没有上前拥抱他的微弯的背部,但是在看到何敏玉传来的照片时,又庆幸着自己没有踏出那一步。

    也许他的退步终于把他所爱的人从那条不被人祝福的道路拉了回来。

    “你怎么了?”大概是他这边沉默太久,壮志凌阳那边又出声问了一句,语气中带着关心, “是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徐嘉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无声地深吸了口气,平复自己因对方一个称呼就差点失控的情绪,“我只是……”

    “汪汪?!”

    背后传来多多急促的叫声, 徐嘉回头一看, 就见多多从后面扑上来, 在桌前立起身体,两只前爪扒在桌子边沿,一直冲着电脑旁边的小音箱叫唤,声音带着惊喜和焦躁,前爪不停的扒拉着桌面,想要爬上去。

    徐嘉见状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多多这是听到了壮志凌阳和卫凌阳相似的声音才从客厅外面跑进来的,它这次的反应比上一次看到照片时还要激动,简直是把对方当成了卫凌阳。

    其实多多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自己第一次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不是失手把杯子都摔了吗?

    想到这里,徐嘉轻笑了一声。

    “好了,别激动。”徐嘉伸手摸了摸多多的头,如上次一样安抚它的情绪,待他缓和了下来,然后对电脑那边从多多出现开始就一直安静着的人说,“凌阳抱歉,吓到了你了吗?”

    “没有吓到。”壮志凌阳停顿了一下,“不过似乎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之前在剧组群里或是在yy的时候,徐嘉和对方接触得不多,偶尔几次交流也是戏称对方为“昭帝”,不过私底下再这么叫就显得有些奇怪,叫全名也不太对,干脆就叫了后面两个字。

    徐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竟然从语气中听出一丝高兴的意味。

    不过不等他揣摩是真是假,对方一出声,刚被他安抚下来的多多又激动了起来,一边“汪汪汪”地叫着,一边踮起后爪想要爬到桌子上去,似乎想从音箱里把它日思夜想的那个人抓出来一样。

    金毛是大型犬,多多站起来的时候比桌子还要高,眼看着它几乎就要爬到桌子上去了,徐嘉无奈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弯腰抱着它的两只前爪将它转向椅子的方向,然后推了推它的背部:“上去。”

    多多马上会意过来,四肢利索地爬到椅子上,似模似样地端坐在椅子里,讨好地对徐嘉叫了两声。

    “坐着别乱动,也别乱叫知道吗?”徐嘉捏了捏它的耳朵对它说道。

    “汪。”多多吐了吐舌头。

    徐嘉去客厅重新搬了张椅子回来在多多旁边坐下,然后把多多用爪子护在胸前的话筒拿过来,对壮志凌阳说:“不好意思,我家的狗有点闹,没有吓到你就好。”

    “没有关系,不过它似乎有些激动,倒像是我吓到它了。”壮志凌阳笑道。

    你岂止吓到它了,你还吓到我了。

    徐嘉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还没有回答,旁边的多多就先叫唤了一声,像是在回应壮志凌阳的话。

    “他是在和我打招呼吗?”对方问。

    “算是吧。”

    “汪!”

    “……”

    壮志凌阳每说一句,多多就叫一声,徐嘉被它弄得哭笑不得,倒是壮志凌阳一点也不在意,还颇有兴趣地跟多多打了招呼,问它叫什么名字。

    “汪汪。”多多欢快地叫了两声。

    “叫汪汪?”壮志凌阳问。

    “汪汪汪。”

    “三个汪?”

    “汪汪汪汪汪汪汪。”

    “……”壮志凌阳沉默了几秒,“你这名字有点难叫啊。”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

    一人一狗的无理头的对话让徐嘉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知道此时多多的心情很欢快,这是这两年来从未有过的。

    “你是在笑我吗?”壮志凌阳听到他的笑声,放弃了和多多沟通,把话题转向了徐嘉,“我怎么觉得你的狗在耍我?”

    “没有的事。”徐嘉止住笑,被多多一闹,他心情好了许多,“它只是太兴奋了罢了。”

    “是吗?”壮志凌阳说道,“看来我狗缘还挺好,它叫什么名字?”

    “叫多多。”徐嘉答道,一手摸着多多柔顺的毛发,“今年8岁了。”

    “像个小孩的名字,你取的吗?”对方问。

    “我外婆取的。”徐嘉说道,提起多多的名字,他不免想到捡到多多的那天,卫凌阳给多多取名“铁板烧”的情景,犹豫了一下,说,“这是小名,其实他还有个大名。”

    “嗯?”

    “它大名叫铁板烧。”

    徐嘉这话一落音,音响那头就传来了一声低笑,像是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笑声,带着明显的愉悦,还有一丝遮掩不住的熟悉。

    这样一声笑落入徐嘉耳中,让他下意识便问:“你笑什么?”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非常有意思。”壮志凌阳的尾音微微扬起,声音中的愉悦仍未散去,“大名是你取的吗?”

    徐嘉说多多的大名叫铁板烧是持有试探性意思的,从认识壮志凌阳开始,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和其他人的不一样,就像是一个矛盾体,可以说他是卫凌阳,也可以说他不是。

    每一次在徐嘉说服自己他不是卫凌阳的时候,对方便又会透出一些类似蛛丝马迹的东西让他再次燃起一丝期望,比如那种与自己说话时自然而然的亲近感,又比如刚才他与多多沟通时那种熟悉的逗趣感。

    当然,他可以直接问对方自己所怀疑的事情,但他没有。

    他害怕对方说是,因为他给不起第二次承诺;也怕对方说不是,因为想要给自己一点点幻想,卑鄙地将其当做心中所想之人,假装他是换了另一个方式陪伴自己。

    所以不管是或者不是,对于徐嘉来说,有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会更好受一点。

    在他心思百转千回的时候,壮志凌阳又问道:“你怎么又不说话?困了吗?”

    “没有。”徐嘉收敛起心神,“不是我取的,是它的另一个主人。”

    “哦?它还有另一个主人?”壮志凌阳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意外,“是女朋友吗?”

    “当然不是。”

    徐嘉伸手去触摸屏幕上的“凌阳”两个字,轻声说道,“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有多重要?”像是感觉到了他的情绪一般,对方的声音也随之放轻了下来。

    有多重要?

    徐嘉无法去衡量这个重量。

    在他高中毕业的那一年暑假,他独自一人去完成了和卫凌阳约定好的毕业旅行。他走过丽江古城,登上玉龙雪山,看过苍山洱海,在每一个两人约好的地方留下一个人的足迹,最后在一个云南的小山村停留了一段时间。

    在那里他曾经救过一个失足落水的小孩,因为水流太急,将人救上去之后他反而被激流冲走。在水流淹没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他脑中想到的时候卫凌阳的脸。

    卫凌阳对自己有多重要,如果一定要形容,徐嘉只能想到四个字。

    “无可替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独嘉记忆60.第60章》,方便以后阅读独嘉记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独嘉记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龙虎娱乐平台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
优乐娱乐qy8千亿国际注册千亿国际娱乐网页版梦之城平台
龙虎娱乐平台龙虎娱乐网龙虎娱乐城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网优乐娱乐龙8娱乐客户端下载